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756 当年真相!交手【2更】

    这个时期的殷北辰和司扶倾更像,都有满满的少年感,以及身上那种不服输的活力与意气风发。

    或许模样还是有着很大的出入,但那份奇妙的神似却能让人无端的在司扶倾身上看到属于殷北辰的影子。

    中年人眯着眼睛:「像,真是像,难不成他还有一个女儿……」

    下属微微一愣:「先生,他是?」

    「二十年前,我们接到总部的任务,去追杀几名逃脱者。」中年人淡淡地说,「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子就是其中两名。」

    听到这话,下属大吃了一惊:「夫妻俩都是?」

    逃脱者,那可是从「必杀令」下逃脱出的人。

    凡是被发了必杀令的人,九成九都没有生还的余地。

    即便侥幸逃脱了,也会遭受到连续不断地追杀,直到本人确认死亡为止。

    二十年前,复仇组织成功将殷北辰夫妇杀死。

    若非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了司扶倾,中年人几乎已经要把殷北辰忘记了。

    众多逃脱者中,殷北辰绝对是最棘手的一个。

    即便这么久过去,中年人依然对此忌惮不已。

    下属又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番,脱口道:「先生,我在进化者联盟见到她的那天,殷家也在场!」

    「那她绝对是殷北辰的女儿。」中年人一瞬间将很多事情想通了,冷笑了一声,「殷家倒是瞒得很好,也怕当年的事情再重演么?」

    殷家的确从来没有对外主动放出过司扶倾是殷北辰之女的消息。

    毕竟那件惨案也发生了二十多年了,熟知殷北辰模样的人屈指可数。

    殷家人也刻意淡化了殷北辰和殷尧年这对兄弟,删除了他们的照片。

    中年人手上的这张照片,是逃脱者资料库里的库存。

    「殷北辰和绫寒衣厉害啊,竟然还瞒过了我们留下了一个孩子。」中年人目光逐渐变得阴冷,「他们两人的血统都那么高,孩子一定不会低于超A级!」

    那就必须要除掉了。

    中年人带着杀意的眼神看向屏幕里的女孩,轻嗤了一声。

    为了参加一个没什么用的国际运动会,竟然不惜封印了自己的进化者血统。

    真是愚蠢。

    如果他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那还真是对不起上天赐予他的良机。

    中年人吩咐下属:「去进化者联盟资料库调她的资料,我要知道她目前的实力,以及殷家在她身边部署的力量。」

    下属恭敬道:「明白,那动手的事情……」

    中年人背着手,露出了一个笑容:「我亲自去,以此来向大人换取一份大功德。」

    下属匆匆离开。

    过了一会儿,他又去而复返:「先生,这是资料。」

    中年人接过文件,扫了一眼:「超A级?进化者能力呢?没有?」

    「从来没有人见她用过进化者能力。」下属摇摇头说,「她也从未展现过。」

    「那就以灭杀S级战斗系进化者的规模出动人手。」中年人颔了颔首,「以防万一,必须做到一击必杀。」

    下属又说:「殷家的顶尖战力的确都去了东桑青都,但殷家大小姐重伤垂死昏迷,殷家人又急忙返回了。」

    「只有殷北辰的弟弟殷尧年还在国际运动会现场。」

    「殷尧年?」中年人冷笑了一声,「他也是逃脱者,这次一并铲除了,送他们和殷北辰下去团聚!」

    「加派人手,随我一同去青都解决这两个人。」

    下属抱拳:「是,先生!」

    **

    翌

    日,东桑,青都。

    罗兰德和他的兄弟们加入了国际运动会的安保会,负责侦查等工作。

    中午,罗兰德刚去食堂打饭,还没有坐下来,就被叫住了。

    在看见叫住他的人是谈京墨时,罗兰德一个激灵:「首席好!」

    谈京墨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看你更好。」

    罗兰德很茫然。

    「罗兰德,你真是玛格丽特的好属下啊。」谈京墨声音淡淡道,「你们当时和零见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和零首席之间的关系了,还给我装什么都不知道,和她们联合起来骗我。」

    「你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轰」的一声,罗兰德被这一串话给砸蒙了。

    糟了!

    他结结巴巴道:「首、首席,我、我其实……」

    「还问我好不好?」谈京墨抬手,面无表情将他的头锤了一下后微笑,带着死亡而危险的气息,「你说我好不好?嗯?」

    罗兰德:「……」

    隔壁的桌子,凤三十分怜悯地看着痛得嗷嗷叫的罗兰德,怜悯的同时还有些幸灾乐祸。

    还好不是只有他会受到九哥的摧残。

    至少溪降被流放到极北之地还没有回来呢。

    他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

    谈京墨冷冷:「剃了你的胡子,这是惩罚。」

    罗兰德十分伤心地和他的大胡子做最后的告别。

    凤三还想多看看热闹的时候,忽然间看见谈京墨转了过来。

    他立刻站直了身体,往郁夕珩身后躲了躲。

    「郁先生演技不错。」谈京墨慢慢走进,微笑了下,「果然是近墨者黑。」

    凤三:「……」

    墨,指的难道是司小姐?

    妙啊。

    司小姐到底结实了一群什么奇妙的人。

    郁夕珩抬眼,临危不乱,笑容淡淡:「二哥。」

    这个称呼十分的从善如流,轻车熟路。

    谈京墨:「……」

    他拳头是彻彻底底地硬了。

    他也没收敛,直接握掌成拳,发起了攻击。

    「九哥!」

    「首席!」

    郁夕珩稍稍侧了下身。

    让拳头刚好擦着他的脸而过。

    他并没有被这一拳打中,但拳风却在他脸庞上留下了浅浅的擦伤。

    有鲜血渗出。

    谈京墨收力也快。

    他眼眸眯起,深深地看着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一眼。

    据他的估计,郁夕珩应该是能够和云影打平手的。

    他这一拳也没有什么力度,怎么还造成了擦伤?

    思绪刚一转动,突然一个声音落下。

    「谈京墨!」

    凤三差点惊得跪在了地上。

    司扶倾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将郁夕珩挡在后面:「大师兄都只是切磋切磋,你怎么能下手这么狠呢?」

    「你居然也打脸,我要生气了!」

    除了她的脸,她最心疼郁夕珩这张脸了。

    谈京墨眼眸眯得更深,终于气笑了:「云九,看清楚,是他自己不躲。」

    以郁夕珩的身手,又怎么可能躲不开?

    只能是故意的。

    很好。

    这笔账他记住了。

    「废话,他知道你是我师兄,当然要让着你了。」司扶倾立刻拿出伤药,小心翼翼地抹在郁夕珩的脸上,「你却这么欺负他,我要克扣掉你这个月的药

    。」

    谈京墨微微地哼了一声,拿出卫生纸擦了擦桌子。

    司扶倾摸完要,严重警告:「都不许打架了。」

    郁夕珩揉了揉她的头:「嗯。」

    司扶倾又说:「要打也不能打脸,还有关键部位,其他地方都行。」

    谈京墨挑了挑眉:「哦?」

    「然后得等我在的时候打。」司扶倾语气欢快,「我就可以买一个大西瓜和三师姐一起吃看你们打了。」

    「……」

    谈京墨再一次被气笑:「云九,不愧是你,你居然还能脱单,真不容易。」

    司扶倾心想,她还觉得谈京墨能找到女朋友是件邪门的事情呢。

    确认两人不会打起来后,司扶倾快速地吃完了饭,接着准备下午的比赛。

    **

    下午。

    除了射击决赛之外,还有女子400泳接力。

    林雨乔作为最后一棒,带领女子游泳队又勇夺一枚金牌。

    「倾倾!」林雨乔很兴奋,「我这届运动会已经拿了四枚金牌了,一定是因为你的锦鲤光环。」

    「胡说什么。」司扶倾捏着她的脸,「这是因为你的实力在。」

    林雨乔开心地抱着她的胳膊,两人跟在许望潼后面一起往外走。

    三人出了赛场。

    天已经黑了。

    走了有一段距离,许望潼迟疑了下:「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路上连人都没有?」

    林雨乔一愣:「啊?是哦,道路好像发生变化了。」

    司扶倾依然淡定:「没事,我们朝那边走。」

    脚步声是在这时响起的,从四面八方而来。

    密集而急促。

    几秒的功夫,周围的出入口完全被数十个黑衣人堵住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慢慢上前,似乎是笑了笑:「司扶倾小姐,我家先生有事情和你商量。」

    说是商量,但语气不容置喙。

    这些人身上都有一种沉暗的气息,还有浓烈的血腥味。

    进化者。

    司扶倾神色淡淡:「哦?」

    黑衣人扫了许望潼一眼:「司小姐也不想伤及无辜吧?」

    许望潼知道司扶倾在T18的身份,她立刻看向女孩:「倾倾,他们……」

    「来找我的。」司扶倾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对,我认识,你们先走,一会儿我就回来。」

    她弯下腰,又摸了摸林雨乔的头,笑眯眯:「回去的路上记得给我买两串糖葫芦。」

    林雨乔年纪小,没意识到什么不对。

    许望潼有些担忧,但在司扶倾的要求下,最终还是带着林雨乔离开了。

    周围仍然是漆黑一片。

    司扶倾缓缓抬起头。

    很好,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