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041 三个粘人的男人,炼金界

    君慕浅的声音一顿,她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竟然跟过来了,这才多久。”

    “谁?”司扶倾的狐狸眼微微眯起。

    她的确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靠近,但这股气息并无攻击性,是友非敌。

    “还能是谁?自然是她家那位了。”君慕浅捏了捏拳头,“别拦着,我要和他干一架!”

    司扶倾眨了眨眼:“阿嬴,你男朋友这么粘你吗?”

    嬴子衿微微挑眉:“一般粘人。”

    下一秒,一道光芒从天而降。

    光芒散开,身影渐渐显现。

    男人穿着黑色的长风衣,身姿高大挺拔,风吹开了他的衣襟,露出了一段锁骨。

    一双桃花眼稍稍上扬,是一种颠倒众生的妖孽美。

    “喂,我们女孩子游玩聊天,有你们男人什么事情啊?”君慕浅挡在了嬴子衿的前面,目光凉凉,“而且我带她离开不过几日而已,这几日你都等不及吗?”

    傅昀深神情散漫,他弯唇,笑了笑:“确实不太能等。”

    君慕浅:“……”

    她想杀人。

    “你,听好了,我一定要禁止你进入洪荒。”君慕浅环抱着双臂,“然后我就把你老婆带走,让你独守空房。”

    “嗯——”听到这句话,傅昀深稍稍地沉吟了片刻,“我会和容兄好好地提一提你这个建议,想必他知道了后,会先把你带走。”

    君慕浅被呛了一下,忽然间想起他家那位在黏她这件事情上也是有过之无不及。

    她转头看向嬴子衿,指控:“嬴子衿,你近墨者黑了,你以前明明沉默寡言,我说你怎么忽然间坑我,如此黑心,原来是跟他学的。”

    “一般黑,我和他说说。”嬴子衿拍了拍君慕浅的手,“你们去前面等我。”

    “算了算了,让给你几分钟。”君慕浅耸了耸肩,“倾倾,回雪,我们走,去看看八戒追妻。”

    司扶倾和玉回雪也都很担心鹿清柠,三人一同离开。

    傅昀深上前一步,一直紧绷着的神情也终于松了下来,声音很轻地叫了一声:“夭夭。”

    嬴子衿抬起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中:“我在。”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给了人极大的安心。

    傅昀深扣住了女孩的手,感受到了属于她的体温,心跳和呼吸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对他们来说,牵手和拥抱,远远比亲吻能带来的力量要更强。

    “她们——”傅昀深朝着司扶倾和玉回雪离开的地方,眉心微皱,“不是这个宇宙的人,又是什么来意?”

    他刚进入洪荒的时候,便感受到了陌生而强悍的气息,心下顿时一沉。

    即便他清楚地知道没有洪荒共主君慕浅的允许,外来的强者不被允许踏入洪荒半步,但还是有些担忧。

    “认识的新朋友,当时君慕浅找我的时候,便是误入了倾倾的世界。”嬴子衿说,“她来这里是为了护她的朋友,找她的姐姐,她的姐姐为了救她,消失了。”

    傅昀深的身子完全松散下来,重新变得懒散了起来:“原来如此。”

    “我们推断,她的姐姐在一个脱离了本定命运轨迹的世界,想要找到十分不容易,所以我和君慕浅要帮她。”嬴子衿伸出手,拂去他衣襟上的灰尘,微微地笑了笑,“你也知道,君慕浅在我身死后也一直在寻我,我能够感同身受。”

    傅昀深的眼睫微微地动了动,也笑:“是要帮一帮。”

    众生皆苦。

    而他们,这一生都在与苦难作斗争。

    谁也不会一直一帆风顺,总会有跌入泥潭的时候。

    这世间的苦难之人,能拉一把,那就拉一把。

    “怎么忽然过来了?”嬴子衿问,“我给你留了言,的确也只过了几日”

    “想你了。”他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窝,声音轻不可闻“很想很想。”

    嬴子衿抬起手,很轻地拍了下他的背,低声问:“又做噩梦了?”

    听到这句话,傅昀深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得更紧。

    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低笑着应了一声:“有些害怕,但抱着你的时候,就不怕了。”

    她曾经也差点死在他的怀里,哪怕大劫已过,对此他依然有着很强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会很快回去的。”嬴子衿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别担心,一切会很顺利。”

    傅昀深还抱着她,闷笑了一声:“我看你朋友可是巴不得我赶紧离开,不要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现在是四人世界。”

    “……”

    “那就早点回来。”傅昀深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眉眼,“我先回去了,等你。”

    若他们两人都长久的离开家园,的确会引起有心人的觊觎。

    嬴子衿静静地看着他:“好。”

    她和他分开,又与君慕浅相聚。

    “走了?”君慕浅朝着她背后望了一眼,“我还以为他要跟着我们,一直霸占着你。”

    “嗯。”嬴子衿淡淡地说,“他做噩梦了,才会来找我。”

    “真粘人啊。”君慕浅感叹了一声,“由此可见,我们四个之中,回雪最清闲,其次就是倾倾,至少倾倾那位没有——”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司扶倾的手表“滴”了一声。

    清冷的男声从手表里传了出来。

    “倾倾。”

    “我在呢九哥。”司扶倾的语气立刻欢快了起来,“我好着呢,我帮着老二把柠姐的魂收完,就立刻回去。”

    “嗯,早点回来。”

    “没问题!”

    君慕浅幽幽地看向司扶倾:“我收回我的话。”

    嬴子衿单手插兜:“看起来,你的男朋友也很粘你。”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司扶倾轻咳了一声,神情严肃,“不知小浅那位?”

    “他不在我洪荒,而在另一个宇宙,不会过来的。”君慕浅点了点头,“我们宇宙——咳!守护者联盟,也是女子联盟,除恶扬善,不能让他们加入。”

    说着,她压低了声音:“而且有些女孩子之间的秘密,怎么能让这些男人们知道呢,让他们自己打打架,我们出去快活潇洒。”

    司扶倾托着下巴,狐狸眼眨巴了下:“似乎很有道理呢。”

    “我无妨。”玉回雪还抱着佩剑,“只要有架可以打,去哪儿都可以。”

    她跟长嬴打架已经打腻了。

    “轰隆!”

    就在四人交谈之际,天空之上传来了雷鸣声。

    九九重劫的劫云!

    司扶倾的神情微微一凛,立刻朝鹿清柠渡劫的地方看去。

    每个世界获得力量的办法都不相同,而在洪荒,要晋升成仙,九九重劫便是最关键的一劫。

    渡过去,飞升成仙。

    渡不过,肉身灵魂尽碎。

    “轰!”

    “轰!”

    “轰!”

    九道雷劫接二连三地落下,没有任何时间空隙,让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司扶倾的心一紧。

    “关心则乱,别担心。”君慕浅抬起手,按住她的肩膀,“这九九重劫对如今的鹿姑娘来说,易如反掌。”

    “轰!”

    最后一道雷劫落下,鹿清柠果然毫发无伤地渡过了。

    但让人意外的是,雷劫渡过之后,她的魂魄竟然离开了身躯。

    一直在阵法外护法的谈京墨猛地抬起了头,被保护禁制封印的记忆在这一刻瞬间回归:“阿柠!”

    他立刻飞身上前,同前几个世界一样,用司扶倾交给他的方法,将鹿清柠这一魂收回。

    司扶倾的眸光一动:“这一次收回柠姐的魂魄竟然如此顺利。”

    “她天生三魂八魄,比常人多一魄,所以魂魄的力量本就很强。”君慕浅说,“我替她炼魂过后,再次加强了她的灵魂力量,所以她在洪荒飞升成仙之后,这一魂便可以回归了。”

    “可怜了二师兄了。”司扶倾看着谈京墨,“在这个世界,估计连柠姐的手都没有拉到。”

    “完美。”君慕浅打了个响指,“嬴子衿,第二魂在你的世界,你算算落在了什么地方,我们好尽快过去解决。”

    嬴子衿闭上眼,三秒后,她慢慢地睁开了双眸:“这一魂,不出我所料,果然在炼金界。”

    司扶倾看向她:“炼金界?”

    “在我那里,炼金界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嬴子衿声音缓缓,“那里是炼金术师们的殿堂,与炼金界相同的地方还有古武界。”

    炼金术通俗来讲,便是将石头变成金子,是化学哲学的思想和始祖,也是当代化学的雏形,不少科学家都曾经追逐过炼金术。

    但现在科学证明,炼金术是行不通的。

    然而,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炼金术真实存在,且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强大的炼金术师能够炼制贤者之石、万能药等等,他们拥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九成的炼金术师都生活在炼金界中,和普通人的群体分裂开来,但偶尔也有炼金术师离开炼金界。

    历史书上记载,最伟大的炼金术师之一尼古拉斯·弗拉梅尔便有着长生不老的能力。

    “果然。”司扶倾沉思,“我的家乡虽然没有炼金界,可书上却有炼金术的记载。”

    “嗯。”嬴子衿淡淡地说,“多走几个世界就会发现,书上那些看起来虚无缥缈、荒诞不经的描述和故事,都是真实存在且发生过的,这就是异世界之间的‘交流’。”

    虽然各个世界独自运行,互不干扰,可因为时间、空间法则的错乱,这个时候,信息便会开始流动,使得两个异世界得以进行交流。

    可这种交流是秘密进行的,所以最后都只化为了文字流传下来。

    嬴子衿又说:“而且,要寻得你的姐姐,三样东西之中的一样,就在炼金界。”

    司扶倾的神情一震:“姐姐……”

    “那就去炼金界。”君慕浅摸着下巴,“我找了你几次,也都没进过炼金界,这次你刚好带我和倾倾逛一逛。”

    “好。”嬴子衿颔首道,“你没进过,我也许久没有回去了,上一次去炼金界,还是十六世纪晚期。”

    “这么心大?”君慕浅挑挑眉,“那些炼金术师可都不是普通人,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不长眼的人,你若不进去威慑威慑,到时候他们蠢蠢欲动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们不出来,在炼金界如何,便随他们。”嬴子衿神情淡淡,“若出来,想要用人炼金,也没有这个本事。”

    炼金界与世隔绝已久,哪怕是在灭世大劫降临的时候,都不曾出动。

    这些年,炼金界也依旧没有什么大动静,只是偶尔会有几个被逐出炼金界炼金术师在外界流荡。

    “有朋友,他会管。”嬴子衿打了个哈欠,神情带着些许懒散,“我不喜欢多管闲事。”

    “知道知道,你只想养老。”君慕浅叹气,“看来我只能和倾倾——”

    司扶倾握拳:“我现在只想当一条咸鱼躺平!”

    君慕浅:“……”

    难道,只有她一心想要接着搞事业?

    **

    另一个地球,炼金界。

    天空是灰色的,大地是黑色的,十分荒芜的一个地方。

    传言在炼金界,虽然财富遍地,但一切东西都是死的,空气也是如此。

    除了炼金术师,普通人进入此处便会因为无法呼吸而失去生命。

    某个地方,一座灰色的宫殿中。

    “大人!大人出事了!”中年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出事了大人!”

    “什么事如此慌张?”老者穿着金色的炼金术师长袍,神情极其地不悦,“没看见我正在炼药?若是没有要紧的事,小心我将你投入这炼金炉当中!”

    “不不不!”中年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真的是很要紧的事,那鹿清柠……又活过来了!”

    先前他们明明确认鹿清柠已经死了,都已经扔到了乱葬岗,可她第二天竟然跑回了家。

    这样的事,就算是炼金术师也接受不了。

    “死而复生?”老者眉头一皱,“你们对她用了贤者之石?”

    “绝对没有!”中年人大惊失色,“贤者之石如此贵重的东西,这个贱丫头怎么配用?”

    “有点意思。”老者淡淡地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倘若她是自己死而复生,那就是炼制s+级贤者之石的好东西。”

    中年人松了一口气:“多谢大人。”

    即便鹿清柠活了过来,但要是被抓去炼药,还是要死的。

    一下子得罪三个大佬?

    诺顿会出来的~

    番外快完结啦,预计下个月月初~

    好多人问傅小团子和容小美人,这本番外不会有了,如果要写,可能会写个短篇仙侠~还不确定。

    (本章完)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