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那年(2)

    “怎么又走神了?”陈慕昀无奈地说。

    阮青青忙说:“不好意思。”她冲他笑,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你喜欢吃的。”

    陈慕昀:“手。”

    阮青青不解,把一只手放到桌上。

    陈慕昀一把抓住,低头继续吃。

    阮青青想挣,失笑:“干嘛呀!”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总觉得不能完全把你抓住,所以得抓紧点。”他头也不抬地说。

    阮青青静了静,反手将他的手握住:“我一直会在这里。”

    ——

    直到阮青青和陈慕昀走的时候,骆平江才又出现,把他们送到门口。和之前一样,他一直在和陈慕昀说话,再也没有看阮青青一眼。阮青青也是一样,脸上始终挂着礼貌的笑,目光望向别处。

    等上了车,陈慕昀似乎还有些谈兴未尽,对阮青青说:“我这个表哥,别看只上了个警官学校,学历不行,人还挺牛的。当初要不是他执行任务时一只手受了伤,神经坏了,没法再干武警,肯定不会退伍,现在应该在武警系统混得不错。你注意到没有,他的左手一直是垂着的,虽然也能像正常人一样用,就是使不上劲儿,也做不了灵活动作。不过,我们大家都没想到,他还有经商头脑,开饭店居然这么挣钱,毕竟他父母只是普通工人,家里条件也不好。”

    他说了一阵,发现阮青青始终沉默,似乎对此漠不关心,他问:“怎么了?今天一直心不在焉。”

    “没有啊。”

    “那你觉得我哥这个人怎么样?”

    “还好吧,我也不关心。”

    陈慕昀笑了:“你有时候就是这么呆萌。”他盯着她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明净白皙的脸,心头一热,缓了车速,轻声问:“去我家再坐会儿好不好?”

    “不了,已经挺晚了。”

    “老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饱暖思**。”

    “懒得理你。”

    “心理建设还没做好?”

    “我今天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

    陈慕昀沉默下来,她也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终于变得有一点点凝滞。

    很快就到了托养中心门外,阮青青下了车,说:“开车小心,早点休息。”

    他降下车窗,指了指自己的脸。

    阮青青笑了,弯腰落下一吻。

    陈慕昀这才一笑,掉头离开。

    但心情到底是有点憋闷的,接二连三被她拒绝。陈慕昀觉得她的保守和紧张完全没有必要,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司空见惯。他是个正常男人,难道没有正常欲望需要纾解吗?她却不体谅,还跟他端着。

    但她是他好不容易才追到的人,他也不敢迫得太紧。所以他心里,既不得不小心翼翼,避免惹毛了她;又有憋屈的不甘,还有欲求不满的焦躁。

    到了小区楼下,陈慕昀停好车,只要想起阮青青清冷秀美的样子,就觉得裤子里涨涨的。得,今天又是个孤独的右手之夜了。他自嘲地笑笑,暗下决心这几天必须得让她乖乖就范。

    这么一想,更加心浮气躁。他下了车,往楼栋走去,远远就看到,一个身材极好的女孩,拖着个粉色小箱子,站在楼下。

    陈慕昀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虽已是初秋,女孩穿了件短外套,里头却是露脐T恤,那腰十分细白。短裙下的两条腿,更是又长又直,再搭配黑色长靴,天真中透着性感。

    女孩也看到了他,一头黑长直下,小脸精致干净,双眼一亮,喊道:“师兄!”

    陈慕昀看清了她是谁,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