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章 我喜欢我的弟弟

    司庭衍这三个字在奉高同样名气不小。

    不只是一抓一把的品学兼优,而是学习上出了名的天才。

    理科每科单拉出来都能参加竞赛,成绩常年位居和第二名拉开不少差距的第一。

    课外机器人还玩得好,不死读书的典范。

    奉洵高中基本没人不认识他,不管哪个年级的老师,教没教过他的,总喜欢在课堂上把他拿出来当模范讲。

    更别说司庭衍那张脸比他成绩更出名。

    谁想不知道他都难。

    就算没听老师说过的,也会因为他那张脸认识他。

    魏向东还教过司庭衍,对这个学生情况更是了解,他当过司庭衍一年班主任,面对他没什么陌生包袱。

    再说两人是姐弟,魏向东当然知道他们不是亲姐弟,以前没听说过司庭衍有姐姐,程弥也是最近才转学过来,开始在奉洵这边生活,不难想八成是重组家庭。

    重组家庭双方孩子一般难相处融洽,不是关系不合便是不熟络。

    魏向东看程弥主动提,以为他们两个关系还不错,关系不好不会这么搭理,就招手把司庭衍叫过来。

    办公桌旁椅子上的程弥看着司庭衍往这边走过来。

    午后阳光半斜进办公室,光影切割空气,一半澄黄一半凉暗。

    空气里浮尘起动,读书声隐隐约约从走廊外传来。

    薄光淡淡一层落在司庭衍校服上,从他肩身斜下,半边溺在阴凉里。

    他眼神在办公室门口对上她那刻后就没移开,直到停到办公桌旁。

    程弥坐在办公桌右旁侧,司庭衍没站去她身边,在魏向东左手侧旁。

    司庭衍视线已经不在程弥身上,程弥眼睛却还是一直放他身上。

    前天高三刚考过一次试,今天成绩刚出来,魏向东从桌上那堆教案和文件里翻出成绩表,顺带拿过手头上那沓物理试卷。

    眼镜都快掉下鼻子,他食指从上到下很快停到程弥名字上。

    大致看完她那一行成绩,魏向东说:“整体还行,名次保持住了,语文英语生物都不错。”

    他惋惜嘶一声:“就是这个数学啊,拖了整个后腿,这数学分要是能提起来,年级进个几十名没问题。数学试卷在你们陈老师那儿,现在我手头上没有,明天你们数学老师应该会发下来评讲,你要总结总结问题都出在哪里啊。”

    又跟司庭衍说:“你帮你姐姐看看问题都出现在哪几块知识点,你知识牢固一点,应该大致一眼就能看出来,能节省下时间。”

    程弥眼睛凝在司庭衍脸上。

    司庭衍眼睫垂着,视线落在成绩表上,没看她。

    魏向东又抽出她物理试卷,来回翻动扫一眼,纸张簌簌作响。

    “还有这个物理,粗心丢分倒是没有,应该还是知识点问题,”魏向东说完这个看向程弥,“程弥,这个知识点你不理解?”

    程弥顺着魏向东点在试卷上的食指看向试题。

    是某个她可以说几乎陌生的知识点。

    来奉洵以后目前进度又还没复习到这里,她完全没概念,考试自然是瞎选。

    魏向东在疑惑:“你是没听过这个知识点还是不理解?按理来说这个知识点高二都会讲的,只要上课有听讲,多少能听懂一点。”

    是,高二都会讲的。

    但这是一个程弥完全没听过的知识点。

    在这时候,程弥感觉到司庭衍目光似乎有落在她身上一瞬。

    她没停顿很久,回复魏向东:“嗯,讲过,我没太听懂。”

    “这样啊,”魏向东听她这么说,又去看别的了:“那后面复习到了,可要认真听了啊。”

    程弥抬眼。

    司庭衍在看她。

    程弥感觉这一刻司庭衍眼神有点奇怪,虽然他没明显表现出情绪,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这不是程弥第一次感觉司庭衍看自己的眼神奇怪。

    但思路很快被魏向东打断,他又找到程弥另一个有点薄弱的知识点。

    前后大致花了有三四分钟,魏向东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程弥学习上的优缺点。

    语文英语是程弥强项,单说这两科,成绩已经挤进班级前五。理科也不能说不好,化学生物都还不错,物理也还可以,只是数学不行。

    魏向东最后说着看向程弥:“程弥来奉高还没一个月,对吧?”

    确实不足一个月,程弥嗯了声。

    魏向东接下来话是对司庭衍说的:“别说跟上学习进度,有可能都还没适应这里生活,学生这么多老师难免也有照顾不到的时候。所以你平时有空的话,帮帮你姐姐,你们住一块,要问什么也方便。”

    “嗯。”

    换别人魏向东不会让人这么帮别人,高中学业繁重,一般人自己都顾不上。

    但魏向东清楚,帮程弥梳理知识这对司庭衍来说可能就几分钟的事。

    他对每个学生都尽心尽力,才会啰嗦这么多。

    让程弥意外的是魏向东没跟司庭衍提程弥打工的事,让他回去跟父母说说。

    只是在临上课放他们走前,叮嘱程弥一声这事自己注意一点,可能知道学生并不想让家长知道这些。

    两人踩出办公室上课铃声正好打响。

    这节课他们都是上体育课,以往每个星期这个时间他们是在操场碰到。

    从办公室里出来,旁边某个班读书声一下清晰很多。

    在读文言文,每个字连起来都很耳熟。

    司庭衍走在前面,路过那个班窗口。

    奉高教学楼没翻新过,窗户还是十年前样式,斑驳锈迹细铁条嵌在透明玻璃窗上,一条铁推把窗户往外平推开至半空,锋利边角整齐划一。

    程弥没立即上前,站在办公室门口,看一眼司庭衍背影。

    过一会才跟上。

    他们一前一后经过一排教室,每经过一个班,总有几个分心的往外看。

    程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视线紧紧落在前面司庭衍身上。

    他垂在身侧的手拿着两张试卷。

    有一张是她的。

    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不断路过各个老师讲课声,每张挂在教室门上的班牌。

    最后所有声音被抛在身后,走进楼道。

    楼道空无一人,脚步声都在回响。

    司庭衍已经走下楼梯。

    程弥跟在他身后,这时才不急不忙叫他名字。

    “司庭衍。”

    楼道里他名字三个字带着回音。

    司庭衍没应她。

    程弥又叫:“司同学。”

    司庭衍还是没理她。

    后脑勺对着她,已经到楼梯转角。

    程弥也不着急,又慢慢往下走两阶。

    等他转下楼梯,和她变成面对面的时候,叫他。

    “程弥家属。”

    听起来很正常的三个字,从她嘴里出来,每个字都是意图不正。

    下面那层楼梯上的司庭衍终于停下脚步,眼睛也终于看到她脸上。

    程弥还在上面这一层。

    一上一下,两人目光对望。

    楼道里没了脚步声,突然变得格外安静,像是连呼吸都变得清晰可闻。

    程弥本以为司庭衍会对她挑逗视而不见,就听他声音在楼道响起:“弟弟?”

    虽是询问,他尾音却是平的,听起来不像在询问,倒像在质问。

    程弥竟然在里面品出一点味道。

    司庭衍像在介意,介意她在别人面前说他是她弟弟?介意他们这个关系?

    程弥目光对着他脸。

    司庭衍也是。

    一时间楼道里谁都没开口,再次安静下来,熟悉读书声又回到楼道。

    已经是另一首文言文,读到末尾,声音戛然而止。

    程弥也是这时候回答司庭衍那句弟弟:“是啊。”

    时间像凝住一般。

    她看着他眼睛,字字清晰说:“我喜欢我的弟弟。”

    说完紧盯他不放,司庭衍也没有移开。

    程弥在扶手旁,双臂搭上扶手趴去栏杆上,手背垫着下巴。

    两人一下子脸凑得很近,平视着对方。

    程弥对他说:“你也一样,是吗?”

    跟我一样,喜欢你的姐姐。

    她靠得近,那截颈项白皙纤细,颈间银色细链轻晃,勾缠上她胸前长发。

    眼睛里一点欲望不掩。

    司庭衍眼睛忽然落去她颈侧,黑眼睫稍垂下,遮去他眸里神色,似冷淡又似涌动什么。

    程弥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司庭衍在看她脖子。

    她抬眼,再想看向司庭衍的时候,一张试卷糊上她脸。

    程弥隔着纸张能感觉到他骨感修长的五指。

    拇指指腹恰恰好在她唇上。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下一秒双唇被碾擦而过。

    程弥嘶一声。

    试卷从脸上掉下,司庭衍已经往楼下走:“你口红太红了。”

    睁眼说瞎话,她今天根本没涂口红。

    程弥接过试卷,朝他背影说。

    “你试卷还我做什么,家属要给讲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