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9章 他还想喜欢她

    戚纭淼很快会回美国,继续尚未结束的学业。

    她不会再为司庭衍留在国内。

    今晚这番谈话不代表和解。

    不管程弥还是戚纭淼,两人都心知肚明,踏出这个酒吧,她们依旧老死不相往来。

    对话只短短几分钟,该说的说完,两人散场。

    程弥离开酒吧。

    凌晨天色发沉,空气凉意渗骨。

    跟戚纭淼方才所说的关于司庭衍的种种,一样无孔不入她的躯体。

    程弥深吸一口气,想见司庭衍的那阵欲望,变得愈发强烈。

    车停门口,她走下台阶,拉开车门上车。

    不多时,车灯亮起,程弥车驶离酒吧。

    周围街巷交错,路灯依旧醒着。

    不远处暗树下,一双眼睛透过挡风玻璃,紧紧盯着程弥。

    很快,车灯亮起,跟上程弥。

    ——

    司庭衍从奉洵回来后回了公司。

    泼中恒外科脏水那位志愿者,在史敏敬“钱”的沟通下,那张嘴已经开始松动。

    这事急不来,只能等鱼上钩。

    司庭衍一点也不急,回公司以后,进了实验室。

    史敏敬也是一样的德行,跟司庭衍一样清楚澄清胜券在握,在办公室里拧眉,犹豫是否在戚纭淼出国前打个电话,最后手机扔回了桌上。

    一帮员工急得像热锅蚂蚁,觉都睡不好,两个头儿却一个比一个悠闲。

    司庭衍一进实验室便是两个小时。

    再出来凌晨已过,但天还没亮。

    司庭衍径直回办公室,推门进去。

    昏暗办公室里,落地窗外仍有不灭灯火,沙发区桌上堆着几个快递。

    下午送来的,程弥昨晚买的。

    司庭衍第一眼落在上面,朝那里走过去。

    包裹堆放得整齐,司庭衍看着最底下那个袋子。

    他知道这个快递里面是两人一人一件的情侣装。

    是程弥买的。

    静立几秒过后,他抽出袋子。

    拆开包裹,里面叠放着两件黑色T恤。

    两人闹别扭了。

    可他仍爱沾她每一丝气息。

    司庭衍拿出大的那一件,换上程弥买的这件情侣装T恤。

    黑色和涂鸦攀缠在他那身冰冷上。

    很吸睛。

    程弥说过这件比较适合他。

    这时,办公室里突然突兀响起手机铃声。

    司庭衍看向桌上手机,屏幕亮着荧光,是司惠茹来电。

    他伸手拿起接听,刚接通,司惠茹那边问:“小衍,你接到程弥没有?”

    这话问出口,司庭衍抬起眼:“她回来了?”

    司惠茹一愣:“程弥没跟你说?”

    司庭衍不知想到什么,眸色发冷,很快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惠茹说:“三四个小时前,她应该是到那边的了。”

    司庭衍:“我联系她。”

    跟司惠茹结束通话后,司庭衍正要打电话给程弥,手机突然跳进来一个陌生号码。

    是一条短信。

    司庭衍没有任何停顿,点进去,短信里是一张照片。

    发件人在跟车,镜头透过沾着脏污的挡风玻璃,拍下了前车的车牌号。

    这辆车,这串数字,司庭衍比谁都熟悉。

    程弥的车。

    司庭衍黑色瞳眸瞬时冰寒至极。

    手机没有安静,下一秒,跳进来一则文字。

    [不想要她死的话,现在立马过来。]

    后面跟着定位。

    [别动歪心思,不然我真的会弄死她。]

    对方像是拿捏住了他软肋,废话都没再浪费一句,连自报家门都没有。

    是鬼是人,是哪只鬼,彼此双方心里都清楚。

    郑弘凯。

    司庭衍情绪沉到周围空气都能让人战栗。

    今天司庭衍跟程弥起矛盾,有几分故意成分在,他是故意把程弥留在奉洵。

    打算在程弥在奉洵这期间,处理掉郑弘凯这个隐患。

    郑弘凯还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靠对司庭衍的仇恨支撑,早晚会找上门。

    冲动驱使下,郑弘凯会偏激,肯定有无数把柄能让司庭衍直接送他蹲监。

    且再也别想见天日。

    但他近乎天衣无缝的准备,就在上一秒,被一个弱点击碎成凌乱碎片。

    他失去了天生冷静聪明的本能。

    郑弘凯发完短信下一刻。

    司庭衍面色沉静,一秒都没停顿,穿上外套,拿上车钥匙离开办公室。

    ——

    程弥车直往司庭衍公司开。

    城市还未完全苏醒,黑夜无所畏惧,压吞着探头的日光。

    路上车少,不比白天拥挤,视野宽阔,前后车辆无车可遮蔽。

    从酒吧离开,车行不到十分钟,程弥便察觉出异样。

    她抬眼看向后视镜,一辆破旧银灰色面包车不远不近跟在后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出酒吧后不久,在后视镜里看到过这辆车。

    也是隔着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

    有点可疑。

    程弥稍加了下油门,瞥了眼后视镜。

    对方像咬鱼饵,车速几乎同时加快,追回稍拉开的距离。

    恰逢到红绿灯路口,信号灯绿。

    程弥打方向盘右转,车流畅无比驶过路口。

    她没忘留意后面的车。

    她车右转,面包车也右转,车影很快又出现在程弥后视镜里,紧追不舍。

    很明显,对方在尾随她。

    距离跟戚纭淼谈话,还没有半个小时。

    她那句小心郑弘凯的叮嘱,浮现上脑海。

    车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打断她深思。

    程弥转眸瞥一眼,是司庭衍来电。

    一通电话,将程弥因被跟车这事打扰,而稍微中断的想念,又开始热烈。

    她伸手,按了接听。

    她电话接起第一刻,司庭衍声音冷静到让人紧绷。

    “后面有人在跟车,车往人多的地方开。”

    程弥听他开口便是这句,微皱眉。

    她才发现有人跟车,还没来得及报警跟告诉司庭衍。

    司庭衍却知道她被尾随。

    而她没告诉司庭衍,只会是后面车里的人告知。

    后面跟车的人是谁,程弥心下已经断定。

    只会是郑弘凯,只有郑弘凯知道拿她来威胁司庭衍。

    程弥看了眼后视镜,后面的面包车仍不远不近跟着:“是郑弘凯?”

    司庭衍没回答她这个问题,时间一秒都不想浪费。

    “已经报警了。”

    “等我过去。”

    程弥问:“他打电话给你了?”

    话音刚落,手机有电话插进来,屏幕亮起一个手机号码。

    程弥手机开了扬声,这阵等待接通声,司庭衍那边也听到了。

    手机号码归属地奉洵。

    程弥已经有预感这通电话是谁打过来的,司庭衍那边自然也是。

    后面面包车的车前灯开始闪。

    来电孜孜不倦,车灯不罢休地频闪。

    是在示意她接电话。

    司庭衍说:“接。”

    程弥知道司庭衍为什么让她接这个电话。

    郑弘凯高中就是疯子,现在看来依旧本性难移,这两天他心火又正旺,她不接他电话,他指不定会做出什么。

    她现在很危险,被郑弘凯拿捏着,不能刺激他。

    程弥注意着路况,一边手伸向手机:“嗯,我这边先挂了。”

    她接通了郑弘凯电话。

    打通了电话,后面的车像安分下来的兽,车灯光不再远近交替晃闪。

    人也从手机那头出声。

    “没想到我们大明星的手机号码从高中用到现在都没换。”

    “程弥,我们好久没聊了。”

    如她所料,是郑弘凯。

    程弥声音冷静,弯弯唇。

    “想聊什么?”

    郑弘凯说:“跟你叙叙旧。”

    饱经风霜的声音,带着熟悉的吊儿郎当。

    “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我出来跟卖私油的卖主买个汽油的功夫,就让我撞上你了。”

    大半夜买汽油,明显意图不轨。

    程弥又抬眼看了眼后视镜。

    她有条不紊把着方向盘,在回郑弘凯话同时,伸手切开手机聊天软件。

    “是吗,那这么巧,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

    她点开司庭衍聊天框,发了几个字。

    [郑弘凯车上放着汽油。]

    郑弘凯听她说找个地方喝一杯,口气讽刺:“我们很熟吗?”

    又突然发问:“不问问我买汽油做什么?”

    他车上有汽油的消息,程弥刚发出去。

    她不露声色,指尖从手机屏幕上收回,说:“你想买就买,我还能干涉你不成?”

    很没意思的一个答复,就是因为普通,才不戳人怒点。

    郑弘凯:“你怎么变这么没劲?以前上高中那会,我就摸了你把胸,你不一巴掌就往我脸上呼吗?什么时候这么怂逼了?”

    程弥不打算惹毛他:“年少无知,你多原谅。”

    她这句话,郑弘凯听完却是不屑,从鼻孔里出了一气,显然不信。

    他说:“你不问,那我告诉你。”

    郑弘凯声音有点阴晴不定,上一刻还是晴,此刻已经是阴。

    “司庭衍那破公司,我要全部浇上汽油,然后一个打火机,啪地一下,”他声音阴森森,“把他的人,把他那堆机器,全部放火烧了。”

    郑弘凯心里扭曲的恨意,释放到手机这端。

    一股寒意自程弥心底蔓延。

    她知道郑弘凯说的是真的,他买汽油,是真打算这么做,置司庭衍于死地。

    她短暂性丧失了一下语言。

    郑弘凯说:“所以我警告你程弥,你最好听话,别想着跑,我租的这车已经挺破了,车上还放着汽油,到时候你死我死,看谁能活命。”

    他这句话落,正好已近路口。

    程弥没先打转向灯。

    郑弘凯在后面命令:“左转。”

    左转,是去司庭衍公司的方向。

    程弥说:“我家走右边那条路。”

    郑弘凯说:“我说左转。”

    眼下这情形不能惹他,程弥没跟他犟,转向路口左边。

    两车一前一后。

    后面程弥行程一直控制着,从繁华街路,到郊区荒野。

    走到中途,程弥手机屏幕亮起,弹出一条运营商短信,响起一声短信提示声。

    电话一直通着,郑弘凯那边听到:“在通风报信让人来抓我?”

    程弥腾出一只手,关掉手机铃声:“你想多了,是运营商发的短信。”

    郑弘凯却不信:“你觉得我会怕警察?程弥,我可是个要死的人,我命都不想要了,蹲局子算什么。”

    程弥安抚郑弘凯:“你冷静一点,我没有报警,也没有想送你进局子。”

    “是吗?”郑弘凯冷笑一声,“可你们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他妈不是这么想的。”

    确实如他所说。

    司庭衍早已经报警。

    程弥却没有一丝心虚。

    蹲监狱这三个字大概是郑弘凯脊梁骨上一道狰狞的疤。

    单单提字眼,他神经像已经被戳到,一阵暴怒:“我这条命可差点就让你们当狗一样折磨死在监狱里了!”

    程弥车厢里也弥漫了他的不甘和怒怨。

    当年郑弘凯自首,理应减刑,但没有,他反而在里面多蹉跎了些日子。

    这一切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

    郑弘凯不幸运就不幸运在,他遇见的是司庭衍,而司庭衍有一个钱权能遮天的父亲。

    厉承勋只是一句话,便能将他打入地狱。

    但郑弘凯并不无辜,他当年酒瓶捅在司庭衍身上那一下,在程弥这里,早已被她定下重罪。

    这一切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罪有应得。

    但郑弘凯不觉得。

    郑弘凯情绪暴动:“上高中那会,你让我书读不成,家不能回,他司庭衍仗着有个牛逼的爸,差一点把我搞死。”

    “你以为如果不是我爸让我自首,他司庭衍能有今天?我早回去一刀把他捅死了!”

    程弥听得不舒服,她食指弯曲抵在唇上,轻咬着指节。

    再坚持一会,警察应该就来了。但在这之前,司庭衍先到了怎么办。

    郑弘凯这种状态,司庭衍跟他撞上,到时候肯定会出事。

    郑弘凯情绪发泄在程弥耳边:“结果呢,结果他司庭衍做了什么?他他妈的把我爸害死了!我跪他,求他,可他就因为是我!把我爸的命放在地上踩!”

    “老子从监狱里出来,连个朋友都没有,只有我爸,那老头脸臭得要死,却连房间都给我收拾好了。我进去那段时间他得了病,我出来没文凭没经验,干苦活就是为了给他治这病,老子这么努力,想把老头子从阎王那里拽回来,他司庭衍凭什么把他的命不当命!”

    程弥说:“不是司庭衍不救你父亲,临床试验需要筛选受试者,你父亲有比较明显的不符合试验特征。”

    双方早没有信任。

    程弥知道她说的,郑弘凯不会信。

    果然,郑弘凯说:“你以为我会信?那天我跪着求司庭衍救我爸,他可是亲眼看到了。”

    但事实,那天司庭衍并不知道他是郑弘凯。

    即使郑弘凯不信,但程弥仍是准备跟他讲清楚,那天司庭衍并不清楚那人是他。

    但她未开口,郑弘凯已经出声。

    “程弥,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你们不一直想把我搞死吗?”

    荒野辽阔,植被枯干,公路长长望不到尽头。

    就像人生里每一个绝望看不到希望的瞬间。

    程弥听见郑弘凯说:“我让你们如愿以偿。”

    说完,撕开本性里带恶的一面。

    “但你看,要不要给司庭衍个机会,让我带上他?”

    程弥一下警惕,但仍保持冷静:“你要做什么?”

    “是我说得不够清楚?”

    郑弘凯几乎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道:“我郑弘凯,要拉着司庭衍,一起陪葬!”

    程弥浑身被冷意侵蚀,试图让郑弘凯冷静:“郑弘凯,活着也不差,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跟我说。”

    郑弘凯却决绝回绝:“我不需要帮助。”

    他说完这句话,那边隐隐传来窸窣声,像在翻拿什么东西。

    程弥听见了手机按键声。

    郑弘凯说:“程弥,要我说,其实搞死司庭衍挺容易的。”

    再然后——

    那边传来了视频通话拨出的声音。

    程弥心里警铃霎时作响:“郑弘凯,你要做什么?”

    郑弘凯说:“搞死司庭衍的话,你就是最好的那把凶器。”

    “你说,拿你来杀死他司庭衍,怎么样?”

    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等待视频接通的声音,像一刀刀凌迟在程弥心脏上。

    她冷静开始坍塌:“郑弘凯,你是不是疯了?”

    她内心祈祷司庭衍不要接视频。

    不能接。

    但——

    不出两秒,等待接通声消失。

    司庭衍接了视频。

    程弥呼吸在那一瞬间被短暂掐断。

    就听郑弘凯说:“我让你带的刀带了没有?”

    程弥握着方向盘的十指一下收紧:“司庭衍,听着,别听他任何话。”

    空气安静了一瞬,像是司庭衍听见她声音,顿了一下。

    然而下一秒,司庭衍直接忽略了她。

    通过手机,程弥听见了他直接略过她,回应郑弘凯。

    只简洁一字:“说。”

    要让他做什么,说。

    声音冷淡,简洁平静。

    两通通话声音交织在一起。

    程弥:“司庭衍!”

    司庭衍却像没听见一样。

    见这场景,郑弘凯像是享受到了变态的快意,笑了起来。

    他说:“很简单,你当年弄断了我三根手筋,现在我要你还回来。”

    郑弘凯声音变得令人恶寒:“现在拿起刀,往你手上扎一刀。”

    ——

    夜色依旧浓重,路灯灯影如流水,滑过司庭衍侧脸。

    郑弘凯说让他往自己手上扎一刀。

    手机那边传来他名字,程弥在叫他,在阻止他。

    司庭衍却一秒也没有犹豫,右手拿过一旁的刀。

    然后,眼也不眨,刀尖往下,直直扎入握着方向盘的左手背。

    金属扎入血肉。

    血流瞬时流出,从司庭衍筋络分明的手背往下落,沾上方向盘。

    滴落在程弥崩溃哭喊的声音里。

    而这个过程里,他眼睛从没往手上看一眼,沉默注意着路况,车速未曾停下,一秒也没有耽误。

    ——

    程弥指节紧紧掐握在方向盘上,指尖都发白。

    眼泪滴落在手背上。

    郑弘凯放肆作恶,笑声里满是快意,又一次拿她要挟司庭衍。

    下一秒,程弥方向盘忽然一阵打转,轮胎疾速摩擦柏油路面,发出刺耳声响。

    她没再对着电话那边叫司庭衍。

    程弥车头调转,直面郑弘凯。

    风声呼啸过野,卷过车窗,掀过她长发。

    透过挡风玻璃,程弥长发飞扬,眼睛坚毅又冷漠,眼眶发红盯着郑弘凯。

    ——

    柏油路很长,仿佛通向天边。

    这时,公路上射来一道车灯光。

    空寂的公路上只有两辆车,忽然有其他车闯入,一下子动静引人。

    程弥神经跳了一下,视线随之落向车窗外后视镜。

    来车从她公路后面奔来,车速快到仿佛快要撕裂空气。

    车还未驶近,程弥已经认出。

    是司庭衍。

    郑弘凯在,让司庭衍过来了,这里对司庭衍来说,就会是一场大灾难。

    只两秒,程弥便从后视镜上收回目光。

    她不会再让郑弘凯拿她要挟司庭衍。

    如若能保他一生平安,她愿意为了他,让自己这副身躯为了他死。

    程弥油门直踩,开着车,直冲郑弘凯而去。

    ——

    程弥的车跟郑弘凯的车疾速相对。

    司庭衍发了疯一般,油门踩得飞快,直追程弥。

    程弥的车头跟郑弘凯的车头在缩短距离。

    司庭衍的车跟她的车的距离,也在争分夺秒急剧缩短。

    在程弥撞上郑弘凯车那一刻,司庭衍车头终于与程弥车头齐平,帮她冲掉了不少撞击力。

    最后,三者交集于一点。

    寂静的公路上爆发出巨响。

    车身凹陷,轮胎刺耳。

    三辆车天旋地转,撞向四面八方。

    ——

    紫红天际,天快要破晓,日芒扯出一道微弱的分界线。

    生命在消逝。

    像硝烟过后的战场。

    车厢里弥漫汽油味,血光模糊程弥双眼。

    时光仿佛开启了隧道,这一瞬间,程弥记忆恍惚和五年前重叠。

    她闻过车祸后的汽油味,也被血色模糊过双眼。

    司惠茹告诉她,司庭衍转去首都医院病危那天,一直在等她,没有等到她。

    其实她去过的。

    那段时间黎烨衡跟司惠茹还有联系,大家都在担心司庭衍,司庭衍在医院什么情况,黎烨衡跟黎楚一清二楚。

    而程弥每天都会跟黎楚打电话,听她转述司庭衍平安的消息。

    五年前司庭衍在这座城市病危那天,程弥接到了黎楚的一个电话。

    她撂完电话,拖着二十四小时未睡的躯体,不断紧揪的心脏直奔机场,在出租车上拿着手机手抖忙乱地买飞机票。

    她心里汹涌着向着他的想念,呼啸着担心和惊惧。

    最后,在凌晨酒驾猖獗的十字路口,这些情绪和她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一起被撞得支离破碎。

    那天城市下着小雨,程弥也躺在这样一个世界颠倒、汽油满鼻、血污溅地的车厢里。

    那天几天前程弥纹在左边胸脯,心脏之上的纹身,在一场大火里消失,刻骨铭心被洗刷。

    一个月前司庭衍吻她时,问她为什么会有这块疤。

    程弥有点难过当时没告诉他,是纹身。

    是他,她纹了一个他。

    STY。

    三个字母,安静盘踞亲吻在她胸口上。

    她爱他,他统领她心脏,她心跳为他热烈。

    那天她不幸运,碰上出租车车祸后汽油泄漏,电瓶短路,车身自燃。

    这场大火,将他从她的心脏上生生拽离,又被植皮覆盖,悄无声息。

    那天她躺在漫天血泊和火光里,轻念他名字,像是只要叫他,他就会出现在她血色模糊的视线里。

    想他平安,想他健康。

    想见他。

    她想见他,很想很想。

    特别想他。

    ……

    程弥特别希望,今天这一切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他们还在五年前,刚分手,还没有重逢。

    他不用再经历苦难,不用再舍身护她。

    可没有如果,这一次,她躺在这片血泊里,还是很想见他。

    而这一次,天神仿佛降临。

    司庭衍满身血污,精致脸庞白皙病态,左侧额头染血,跪伏在她面前。

    车里汽油味愈发浓烈。

    司庭衍受伤了,脸色隐忍剧痛,将她抱了出来。

    再一次将她从死拉向了生。

    每一次,都在将她从地狱拖向白日。

    ——

    程弥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郑弘凯临死之前,还要置躺在车里奄奄一息的她于死地,以此折磨司庭衍。

    司庭衍将她从车里抱出来之前,刚从再次跟郑弘凯撞击的车上下来。

    司庭衍将她抱靠在路边路灯下。

    明亮,显眼,很安全。

    会有人来救她。

    晨光和夜色交织,远处一丝丝橙红攀爬在灰暗天际。

    荒野枯草上,破旧的面包车,汽油燃起熊熊火光。

    郑弘凯已经疯了,整个人被火团包围,车里爆发出的却不是惨叫。

    而是扭曲疯魔的笑声。

    还有即将往这边撞来的引擎声。

    程弥看着面前的司庭衍,指尖试图拉住他衣角。

    可她抓不紧。

    司庭衍甚至一句话都没跟她说。

    他眉骨眼角上挂着血痕,黑瞳注视她,起身。

    好像一直如此,他从不会给人有伤害她的一丝机会。

    司庭衍衣角快从指尖抽出,程弥攥紧,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

    最后,他的衣角,彻底离了她指尖。

    他脚下已艰难,脊背却挺直,沾了血污,却依旧干净如冰霜。

    程弥只看得到他背影,毅然决然走向将要报废的车。

    ……

    天将明未明,风阵肆虐,荒野尽头,乌云朝霞混涌。

    两车车速相逼,直直相撞。

    天空之下,荒土之上,爆炸起朝阳般的火团。

    还有程弥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

    黑烟滚滚,车架扭曲。

    司庭衍挣扎出一丝清明,思绪在不断扯痛,像灵魂出窍。

    剧痛的神经和身体在叫嚣着毁灭。

    他有点舍不得了。

    他想程弥了。

    司庭衍将快要游离的灵魂死死拽在身体里,眼睛很快找到她。

    她哭了,哭声撕心裂肺。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她。

    可他不想她哭。

    程弥,二十笔。

    撇横竖撇点,竖横折横横横竖横,横折横竖折折钩,撇横撇竖钩撇点。

    他想把这些笔画重复刻在他两百零六根骨头上。

    他的骨头,会刻着他一生的铭文。

    如果有下一生,它们会告诉他,他还想喜欢她。

    他还会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