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飞升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所谓原始

    “许应和道皇未必会死,但我一定会死。”

    圣祖见到许应的道场中,宇宙坟场中一座座残骸竟然化作了一颗颗完整的宇宙,不由哀叹一声。

    在这种烈度的神通下,承载着劫运之无和寂灭之无的宇宙残骸也难以保全。

    上次许应杀了他,他能够复生,便是宇宙坟场的作用。

    若是宇若是宇宙坟场在这一战中升华蒸发,那么他的性命也变得岌岌可危。

    “轰”

    道皇抬起手掌,硬接许应这一击,瘦弱身躯竟被打得倒飞而去,身形化作一道流光。

    在那道惊人的掌力后方,许应道海还在不断扩张,所过之处,一座座宇宙残骸飞速变化,逆转时光,无垠星空浮现,亿万万星辰闪烁着光芒,无量众生从寂灭中回归,这幅场面壮阔无比。

    然而圣祖却看到不知多少座宇宙残骸在两人的这次碰撞中升华,这一瞬间迸发出的华光绚烂无比,但越是绚烂,他便越是慌张,道寂真君守在他身边,注意到他在颤抖,心中诧异,道:“圣祖怎么了”

    圣祖没有说话,宇宙坟场中的寂灭之炁在此次碰撞中升华,无法被寂灭劫炼化的宇宙残骸,也在极尽开华,由最无用最污秽的残骸,化作磅礴的生机,蕴藏着能够诞生一切的力量。

    但这也就意味着,寂灭大道的衰亡,宇宙残骸升华得越多,寂灭大道衰亡得也就越快。

    “许道友见,还是不够。”

    道皇流光般退去的身形突然有磅礴的道力迸发,下一刻,便见汪洋恣意,道海铺开,汹涌的道海甚至将圣祖和道寂真君淹没,与许应的后天碰撞在这一起,两座道海边缘,相互碰撞,各种道法相争,不断有大道破灭,碎去,惊人无比。

    圣祖失魂落魄,无心关心其他事。

    道寂真君却看向道皇这片道海,只见这片道海莽莽苍苍,看不到有道流转,不似鸿蒙,不似混沌、不似轮回因果、也不似杀伐寂灭,这片道海无有物质,只是纯粹的能量,或者有形无态、或者无形有态、或者有形有态、或者无形无态,无极道海,道皇的道法,以无极为根本,无极演化无穷大道。

    ”道寂真君打量四周,心道:“单纯无极大道没想到竟能修行到这种地步,不对,不完全是无极,他仔细审视,但见这片无极道海道法演变,早已超越了无极大道范畴,超越先天九道的范畴,倒有些类似许应的后天道海,容纳其他大道见解。

    “道皇的无极应该是无极的理念,而并非无极大道本身。”

    道寂真君观摩道皇的道海,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触类旁通,心道:“那么依据无极的理念,我或可领悟出一种寂灭的理念,以此为根基演化出一片寂灭道海,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来。”

    他呆呆地站在无极道海中,看着圣祖脸上似悲还喜,他与许应一起钻研元始劫经,又观摩许应、圣祖之战,对寂灭大道的理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他始终难以突破,然而在看到道皇的道海,突然间,便仿佛得到了道皇的指点,从前所学所悟豁然贯通,只觉畅快无比,但心中也诚惶诚恐,“许大天尊和圣祖,都不能使我突破,仅仅看了道皇一眼便让我突破,这岂不是说……岂不是说,道皇的道行远在许大天尊之上

    他定了定神,心道:“倘若道皇道行远在许大天尊之上,那么他们之争孰对熟错”

    一时间,他竟痴痴傻傻的站在道海上,不知该如何判断道皇与许应的对错。

    “不过道皇的状态确是不妙。”他默默道,无极道海上寂灭天火熊熊燃烧,显然道皇已经被劫运追至,劫运化作寂灭天火,焚烧他的大道,毁他修为,这是道皇无法真正修成道海的原因,他的道海,远不如公子鸿蒙的道海那般广袤多变,也不如鸿蒙道海真实。

    这时,许应的拳峰穿透无极道海,摧毁沿途一切大道,袭向道皇,面对许应狂风骤雨般的攻势,道皇依旧淡然从容,声音清晰的传来:对,“许道友你带有怒气怒火,影响你的判断,你的道法也因此变得暴躁起来,这样不利于你领悟出更高深的道法。”

    他不像是在与许应生死搏杀,反倒像是在指点许应如何修行,告诫许应戒骄戒躁,然而他的攻击却是凌厉无匹,在短短几招之间,便将许应的攻势压制,反守为攻,招招夺命。

    许应连续几次遇险,先前怒火攻心,此刻却逐渐冷静下来,道心包裹着怒火,让怒火无法影响自己的判断,愤怒只会使自己的判断出现失误,与道皇这等存在交锋,任何一次失误,都是致命的,绝不容许出指现。

    他必须要格杀道皇,为那些混元宇宙中的生灵报仇,但一个被愤怒驾驭的莽夫,绝对杀不了道皇。

    “何谓元始元者,道也!始者,起点也!元始,道之起点,修士修道,言必称大道尽头,谬也!

    “许道友,你也是如此。”

    道皇在无极道海上御波而行,道海中无量宇宙演变,没有那般惊心动魄的壮景象,这些宇宙反而像是海中的明珠,一颗一颗,藏宇宙于明珠之中。

    他的无极道海也在飞速缩小,竟有一种返璞归真的趋势,道海虽然缩小,但他的修为战力却更胜从前,径自杀回,十指如抚琴,次第弹过,许应连续接下他九道指力,第十道指力没能接下,被他指力洞穿,向后跌去…

    许道友,所谓元始,不是去寻找大道的尽头,而是寻找道的起始。

    道皇衣袖挥拂,遥遥一击,神通拍在许应身上,将许应打得砸入道海,一座座宇宙残骸纷纷破碎,道皇笑道:“宇宙坟场中的所有人,关于元始,领悟都错了,去寻大道尽头,大道无尽,尽头之外还有尽头,岂不是南辕北辙去寻大道起始,寻找到那道的起始处,才是真正的元始道境。”

    许应被砸得骨断筋折,闻言脑海中不觉灵光乍现:“大道尽头大道起始南辕北辙的确如此,的确如此。”

    他立刻察觉到自己对元始道境的领悟出现差池,心道:“所谓元始,不应该是大道尽头,比如道盟中的殿主是大道尽头,泰皇、圣祖、道皇也是大道尽头,但道盟殿主与他们的差距,就相差极远,道之起点,才是元始。去寻道的起点,才能见大道真实。”

    他脑海中的种种困惑豁然贯通,道寂真君听闻道皇的指点,心中更加迷茫,喃喃道:“道皇所言是真是假难道所有人的元始道境,都炼错了可是为何道皇自己没有修成这所谓的元始”

    圣祖面色惨淡,冷笑道:“你相信道皇吹嘘当年他镇压我时,与我曾经讨论过何谓元始,我与他论道数万年,做出了这等推测,只是这只是我与他的猜测,无论是他还是我,都验证不得。”

    “只是推测”道寂真君失声道,“道皇此时说出这种推测不是要诱骗许应去修行道皇到底是想让许道兄见大道真实,还是想要许道兄的命”圣望向战场,只见道皇向许应痛下杀手,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道皇并无道德之念,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大道尽头。圣祖道:“他告诉许应我与他的推测猜想,是个想让许应去证实这个猜想,倘若许应办不到,他就会杀死许应,走另一条道路开辟混沌海。”

    说话间,道皇无极道海已经缩小到湖泊大小,竟侵入许应的后天道海之中,径自向许应杀来,他的出手狠辣至极,一边镇压许应的道海,一边招招夺命,声音却很悠然:“许道友,你若是在我的攻势下无法突破,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许应边奋力抵抗,一边思索:“我先前后天证先天,想走的路子是元始道境路子,肉身、元神、大道、法宝四证元始,然而这条道路并不适合后天证先天,四证这条路永远也不可能证得先天,就算四证,五、六证,也始终离先天有着很大的距离。”

    他脑海从前想不通,想不明白的种种困惑迎刃而解,从前后天证先天的疑难也豁然贯通,“证道,就是错的,道无须证…而是向道的起点去寻觅。”

    许应突然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头脑变得前所未有清明,我的后天大道已经修炼到极致,再向前进便只能走所有元始道境的路,与道皇他们一样,修炼元神肉身法宝大道,但倘若我不继续前进了呢”

    他脚下一顿,后天道海中无数种大道浮现出来,向他流去,汇聚成一条大道。

    许应所掌握的大道,已经数之不尽,这些大道在他的后天道海中不断衍生,不断有新道诞生,修炼到他这一步,能够超越他的人,已经屈指可数。”

    然而道海中各种大道甫一浮现,道皇便抬脚重重一顿,无数大道沉沦破灭,化作乌有。

    许应身形向后退去,避开道皇的攻击,心道:““我掌握这么多大道,继续向前走,尽头只是我的尽头,并非大道的尽头,但回头看去,亿万种大道便是一根根从原点散发出来的线,原点,就是锚定所有大道的锚,是所有大道的起始。”

    他的身形顿住,站在无尽的道海中,向所有大道的锚看去,后天道海中的无数种大道,像是自描点散发出去的锁链,这些大道,已经为他标记好了元始的所在,所有道汇聚的中心便是道的起点,那就是元始。

    “轰,”

    道皇一掌飞来,印在许应的胸口,将他胸膛打得凹陷下去,许应口中吐血,向后翻翻滚滚跌去。

    “许道友,不够,远远不够啊。”

    道皇摇了摇头,失望道,“是我给你的压力,让你无法突破么”

    他身形暴起,寂灭天火在无极道海中燃烧愈发旺盛,经此一战,他体内寂灭天火已经开始打破平衡,倘若许应依旧无法有所突破,领悟出先天,领悟出大道真实,那么他只能痛下杀手诛杀许应,他必须要留下有用之身,前往宇宙洪源,将洪源彻底开辟。

    他一印轰出,这一印震荡之下,后天道海中的那些宇宙纷纷破灭,显露出其中的宇宙残骸。残骸震荡,破裂,道道华光自裂痕中冲天而起。

    圣祖叹了口气,在先前的战斗中,宇宙坟场中的残骸已经升华了大半,而道皇这一击,则将剩下那部分宇宙残骸升华。那这部分宇宙残骸升华,也就意味着他不再是不死之躯,至于许应,更不可能在道皇这一击下存活。

    圣祖万念俱灰,心中默默道:“道皇还是赢了,他总是赢,他只输过一次,还是面对第一代混沌主的那次,但那次他救下了宇宙坟场,所以也能算他赢,这一次,他将杀光我们所有人,独自去开辟混沌海,然后死在新世界,他还是赢。”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剧烈无比的冲击袭来,将他掀飞,道寂真君连忙倾尽所能,拼死护住圣祖,抵挡这股恐怖的冲击,两人稳住身形,张目看去。

    只见许应后天道海在飞速缩小,而适才道皇的那一击,竟然被许应接下,许应的气息,在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速换度提升,后天道海,也变得越来越小,各种大道,似乎在倒流、在收缩,而道海中各种瑰丽的宇宙景象,此刻也在收缩,宇宙纷纷落下,融化在海中。

    不仅如此,甚至连那株道树,道树上的道果宇宙也在回归道花,回归花骨朵,终于消失,道树也在飞速缩小,变回小树、变回树苗,变回嫩芽、然后消失在道海中。

    “这是怎么回事”

    圣祖和道寂真君各自茫然,然而在道海上,许应的修为却在节节暴涨,竟然在短短片刻,便力敌道皇,不仅如此,他甚至开始反压道皇一筹,道皇却显得极为兴奋,不再像从前那般淡然,笑道:“好,好,许道友,我再给你增添些压力。”

    “呼”大道宝匣祭起,混沌海第一至宝,威力爆发。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