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76章

    绑架?

    这两个字突然闯入脑海的时候,赵君尧觉得自己的心口像针扎一样。

    他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

    渐渐的,他脸色铁青,胸口钝钝地疼,像有人拿着百十来斤的大锤,一锤一锤砸他的心。

    他生气,气得胸口一团团火苗窜的老高,像是要把他烧掉。

    他愤怒,额头的青筋一根根暴起,上下突跳。

    他心痛,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又觉得憋屈。

    如果这是在大楚朝该有多好。

    他可以发动全部的力量去找她。

    他可以让欺负她的那波人付出前所未有的代价。

    他可以杀人,杀他们全家,甚至是诛九族、凌迟等等。

    总之。

    不管用什么什么方法,他会让那帮人后悔的。

    他会让他们后悔动了自己的女人,他会让他们知道后果的。

    只可惜!

    现在不是大楚朝。

    他也不是皇帝。

    他从未如此绝望过。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不友好,而是陌生,陌生地让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是冷的。

    “怎么办?”

    思来想去,他竟一无所获。

    报警?对方说了,如果自己报警,卿卿的性命就……如果对方狗急跳墙,他能有什么办法?

    可如果不报警,仅凭自己的力量……

    赵君尧眯了眯眼,将手边的东西一扔,拿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

    他要去找夏渝讨个主意。

    以他多年与人打交道的经验,以及身为帝王看人的眼光,乃至极高的逻辑思维和判断力来看。

    目前的局势。

    他自己不熟悉,必须找个熟悉的人来解决。

    可信任的,有社会经验的,可靠的人里面,只有夏渝了。

    赵君尧几乎是毫不犹豫想到了他。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是夏如卿的父亲!

    本来他就在想,该想个什么样的方法让她们一家团聚。

    没想到……

    他苦笑着想,万万没想到,一家子居然要以这样的方式团聚了。

    ……

    车子开得很快,他有些慌但顾不得许多了。

    就快要到夏渝家里的时候,手机忽然叮铃铃又响了起来。

    他不得不暂时把车子停在路边,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喂!”

    来不及说什么,只听电话里一阵熟悉的哭声传来。

    “赵君尧快救我,救救我!”

    “赵君尧!你在哪儿,快来救我!”

    短短两三句话,让赵君尧的心彻底揪了起来,他心里疼的像是有人在大力撕扯。

    按下慌乱的心,他故作镇定。

    “卿卿,你别哭!”

    “听着,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你要坚强一点,别让自己受委屈,等着我!”

    电话里,夏如卿呜呜咽咽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

    像是想说话嘴却被堵上了。

    赵君尧又急又气只恨不得把手机摔了。

    但他终究没有摔!

    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发泄,不是生气也不是暴怒,而是冷静冷静再冷静。

    看了看周围一片慌败的景象,赵君尧重新坐进车里,启动车子往夏家赶去。

    ……

    夏渝听说了这件事后十分惊讶。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可是绑架,对方究竟有什么意图?”

    赵君尧刚要摇头说不知道,手机忽然亮了起来。

    他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张照片和一个地址。

    照片上是……

    夏渝接过手机一看,登时傻眼。

    “是股权转让协议?”

    再看看那地址,就在城郊几十里处。

    赵君尧对着地图上的地方看了又看,总觉得这地方很熟悉。

    思索良久,他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地方是卿卿的老家。

    “我去过一次!”

    “这是她姥姥家!”

    “姥姥家?”

    夏渝心里咯噔一声,也朝那地址看了过去。

    他也觉得有些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为何眼熟。

    “不管了,总之救人要紧!”

    他拿起地图和资料,看向赵君尧道。

    “怎么办?”

    “我看着,像是……赵钧其干的!”

    除了赵钧其,谁还会对公司虎视眈眈,除了赵钧其,别人也无权得到这家公司。

    所以不用说,几乎是赵钧其没跑了。

    赵君尧自然也心知肚明,他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如果对方真是冲着股份来的,他应该不会伤害卿卿的性命吧!”

    夏渝:“……”

    无奈了片刻,他点了头。

    “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

    所以这位董事长大人,他是一点儿也不在乎股权吗?

    还是说……这个叫夏如卿的小助理,真就有那么大的魅力。

    ……

    赵君尧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夏渝。

    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他知道他在惊讶自己的奋不顾身。

    可如果自己把真相说出来,他会不会比自己还要奋不顾身?

    思虑半天,他觉得现在是时候了。

    现在不说还等什么时候?

    而且,对方既然敢做这样的决定,恐怕也是知道了卿卿的身世。

    如果自己不先说出来,夏渝他从别处知道了,会不会怨自己?

    他看着夏渝,终于开了口。

    “你的女儿,找到了!”

    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正在仔细研究那张照片的夏渝下意识应了一句。

    “嗯!”

    片刻后……他猛地抬头。

    “什……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

    赵君尧又重复了一遍。

    “你女儿找到了,夏如卿就是!”

    夏渝:“……”

    他忽然有些尴尬,脸上勉强憋出一丝笑。

    “你……你说什么呢?她怎么会是我的女儿!”

    “董事长,你是不是吓着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全力营救的!!”

    知道他不信,赵君尧又重复了一句。

    “她就是你女儿!”

    “你若不信,自己去做亲子鉴定就是了!”

    夏渝:“……”

    想到对方也姓夏,想到对方从小没了父母和姥姥相依为命,想到对方老家也在那个他很熟悉的小镇,想到……

    想到这些,夏渝脑海里那时常一闪而过的熟悉感终于连了起来。

    那种醍醐灌顶,那种恍然大悟,那种瞬间天光大亮的感觉猛地一下冲入脑海。

    他眼睛大放异彩。

    “真的?”

    “她……真的是?”

    赵君尧点头。

    “她手里有照片,和你当初登报的一模一样,不过她那张已经发霉,而且那蠢女人还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