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78章

    徐婉宁真的犹豫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用自己的命,换儿女一生的幸福。

    可对方好像不稀罕她的命,就盯着她的一双儿女。

    怎么办?怎么办?

    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个她都不想牺牲。

    正僵持的时候。

    施婉心忽然出现了,和赵钧其一同出现的。

    “哎呦!”

    “我说夫人怎么突然离开,原来是跑到这儿讨主意了!”

    她笑盈盈地上前要去扶徐婉宁,不料被一把甩开。

    “别碰我!”

    “早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现在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徐婉宁眯着眼冷冷地看施婉心。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施婉心捂着嘴咯咯一笑。

    “哎呀!”

    “死什么心啊!”

    “您可是我未来的婆婆,我死什么心呐!”

    徐婉宁扭过头懒得再看她,只是直直地盯着施月淑母子。

    “你们早就知道她是我女儿了,是吧!”

    “你们也一早就计划好用这样的招数对付我们了是吧!”

    “你们真是卑鄙!”

    她恨之入骨,却偏偏又没什么办法,心里火烧火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得意。

    施月淑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张狂肆意,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

    “你居然还有脸说这些!”

    “我当初多给你脸啊!你只要乖乖地把婉心娶进门,乖乖帮我们把儿子推上董事长的位置,我们就还是好盟友!”

    “到时候你儿子想寻找幸福,谁还会不同意?”

    “可是呢?你不愿意啊,是你把我们逼到这一步上的!”

    “都是你!”

    施月淑笑着笑着忽然癫狂起来,目光又狠辣又犀利,语气歇斯底里。

    “如果不是你不配合,这个男人早就被我踩在脚下了,我又何至于这样?”

    “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

    说着,她扬手狠狠扇了徐婉宁一个耳光。

    徐婉宁捂着脸,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施月淑。

    “你居然敢动手!”

    施月淑咬牙切齿。

    “我动手又如何,有本事你也动手打我啊!”

    “来啊来啊!你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就敢让你女儿丧命!”

    “你来啊!来啊!”

    她几近癫狂,憋在心里许久的怨气怒气和窝囊气,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她像发了疯一样挑衅,一样口不择言。

    然,不等她说完下一句话。

    夏渝一个健步上前,同样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你不是找打吗,成全你!”

    施月淑捂着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赵钧其坐不住了。

    他面色一沉上前就要揍夏渝。

    他长得人高马大,看他的架势如果真的揍下去,上了年纪的夏渝必定吃不消。

    说时迟那时快,赵君尧迎头就挡了上去,稳稳地接下那一脚,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就在赵钧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赵君尧又以最奇特的姿势狠狠给了他一个漂亮的反击。

    赵钧其趴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就只听赵君尧的低沉的声音从天而降。

    “想谋权篡位,你还嫩了点儿!”

    赵钧其:“……”

    全身都好疼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男人是鬼吗?

    ……

    看着儿子被打趴下,夏渝和赵君尧两人虎视眈眈,徐婉宁也双眸充血死死地盯着自己。

    施月淑有些害怕了。

    但想到儿子还雇了一帮保镖,她又重新有了勇气,开始抖了起来。

    “你们再厉害又如何!”

    “夏如卿还在我手里!”

    “总之,你们想让她活着,就好好地听我指挥,把这些协议都签了!”

    “从此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施婉心捧着肚子在一旁得意洋洋地帮腔。

    “是啊!”

    “未来的准婆婆,您是不准备要您孙子了吗?”

    “不管这孩子究竟是谁的,我生下来的,他就只能姓徐,这也差不多嘛!”

    她一副‘我已经很对得起你们’了的模样。

    这个模样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真想上前扇她一耳光。

    但徐婉宁忍住了。

    倒是赵君尧忽然开了口。

    “好啊!”

    “签协议可以!”

    “既然签完了我们各不相欠,那有些问题,我就不得不弄明白了!”

    “还请你们如实回答!”

    施婉心洋洋得意。

    “你问吧!”

    “问完立刻签协议!”

    赵君尧毫不犹豫开了口。

    “我当初出车祸的事,是你们做的吗?”

    施月淑看了儿子一眼,几乎想也没想就应了。

    “是又怎样?没有证据你照样拿我们没办法!”

    赵君尧没有接话只是继续问。

    “那夏如卿出车祸的事……”

    施月淑又看了施婉心一眼。

    “是婉心不小心弄的,不过你也别记仇!”

    后面这句她是对着徐夫人说的。

    “那时候婉心这孩子没轻没重,你女儿不是也没死么,以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千万别为这点儿事伤了和气!”

    徐婉宁听见这话就只想吐血,好在她忍住了。

    赵君尧又问。

    “最后一个问题!”

    “当初我街头遇到醉酒女,差点儿被当成流氓的事,也是你们干的吧!”

    施月淑一听是最后一个问题,赶紧忙不迭回答。

    “是是是!”

    “那是钧其干的,哎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

    她还在忘我地罗里吧嗦的时候,赵君尧已经拿起了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喂!可以了,带进来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

    施月淑这才停下来,定定望着赵君尧。

    “谁?谁要过来?”

    赵钧其察觉不对劲,一把扑上来想要抢夺他的手机。

    可赵君尧是谁?一身武艺的他岂会让这废物得逞?

    他当即侧身一个闪躲,猝不及防的赵钧其又摔了个狗啃泥。

    “你叫了谁?”

    赵君尧一边从领口卸下隐形摄像头,一边漫不经心云淡风轻道。

    “也没叫谁啊?”

    “只是把徐靖钰叫进来了而已!”

    施月淑和赵钧其刚想松口气,却听赵君尧又道。

    “哦对了,他好像叫了警察!”

    “不过你们放心,人数不算多,也就几辆车的武装警察而已!”

    “你们可千万别害怕哦!”

    施月淑和赵钧其愣了几秒。

    内心极度崩溃,他们突然发起来狠。

    “不是说了不让报警?”

    “既然这样,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