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五章 平静的葬礼

    “节哀顺变。”

    “请节哀。”

    江远跟着父亲,到棺前拜过,稍呆片刻,就迅速走了出来。

    江富镇边走边叹气:“爹死娘囚,可怜了孩子。还有你叔公叔婆,有的辛苦了。”

    十七婶的案子尚未宣判,但任谁都能预见得到,十七婶就算不被判死刑,也会在监狱里呆相当长的时间。两人的儿子江乐还在读书,如今就变成最伤心和最受伤的人了。

    江家村人虽富,在这件事上能做的也很有限。江远也是见不得这种场景,离开礼堂,回到厨房,才觉得情绪恢复一点。

    “你十七叔的毛病就是太省了。”江富镇带着回忆,道:“以前村子里条件不太好的时候,他就是煮肉都不舍得打沫子的人,后来还跑去开小餐馆,其实没必要的,他那个店说是赚的不少,但都是没算房租和夫妻两人的人工的,前期的成本也不算,利息也不算,后来他用拆迁赚的钱跟人合伙开店,又投资,赔了不知道多少……你十七婶闹他,也情有可原。”

    “我看十七叔挺胖的。”江远道。

    “吃餐馆里的剩饭剩菜吃的呗。”江富镇撇撇嘴:“没钱就算了,有钱还这么抠,你十七婶不发飙才怪呢。”

    江远对十七叔没什么印象和了解,但从他获得的蛋炒饭技能来看,老爹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尝一下。”老爹捞了一块牛肉给江远,又给补撒了一点盐。

    煮肉时放盐,会让肉质紧缩,变的耐嚼而不易软烂,所以,喜欢肉味重一点,喜欢紧实口感的人,比如许多蒙古人会在煮牛羊肉时先放盐,而喜欢松软肉质的话,则应该反其道而行。

    江富镇煮的牛肉烂而不散,用手一撕就能分开,但咀嚼起来又有不错的弹性,江远一边吃一边点头。

    “给你们那群年轻人端一盘过去。”江富镇等江远吃了两块牛肉以后,又装了一大盘脂肪微黄的牛肉,递到了江远手里。

    刚煮好的牛肉,肉嘟嘟的在盘子里上下微弹,好像被拨动的心肌。

    江远直接将肉端到了广场上,果然受到了不爱吃席的年轻人们的欢迎。

    “要有烤串就更好了。”堂妹甲吃了一块肉,略略填了些肚子,就开始提出新要求。

    “我去拿。”她的一名男同学积极响应。

    “要是有螃蟹就好了。”堂妹乙看向同来的男同学。

    “我去。”男同学擦了嘴就跑。

    一会儿,江远等一群年轻人面前,就堆满了盘子,众人像是野餐式的瞎吃瞎聊,颇为放松。

    直到江远的电话铃声响起。

    看着江远拿出电话,堂妹甲两口咽掉嘴里的肉,急切的问:“江远哥,是不是有尸体了?”

    江远只能笑笑,然后起身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江远,你是不是把那个故意伤害案的嫌疑人找到了?”大队长黄强民的声音,穿透力极强的灌入江远的耳中,语速颇快。

    江远“恩”的一声,道:“指纹是比中了,我提交到系统里等专家复核了……”

    “专家确定了。”黄强民打断了江远的话,接着道:“是你做的就行了。恩,做的不错……”

    大队长说话的时候,声音就越来越远了。

    江远继续应“是”,没等到大队长继续说话,只听耳机里传来混乱的命令声:

    “让二队的都爬起来,直接往青白市走,到嫌疑人家里去。三队的去嫌疑人父母家,仔细一点搜查。我现在让人出函,打电话过去……如果找不到人,两队人直接去电厂,注意保密,跟当地派出所打好关系,嘴甜一点,随时报告……”

    命令声中,黄强民挂掉了江远的电话。

    江远收手机,抬头看看已是漆黑的天色,不觉为二队和三队的刑警们哀叹一声。现在集合出门,要是抓住人了,那就接着审讯,办案,准备各种物证材料;要是抓不住人,按黄队长的要求,那就得去嫌疑人的工作单位等可能出现的地方蹲守,接着再回到上一个循环……

    “江远哥哥,你要去单位吗?”堂妹甲的闺蜜送上两根烤串,满眼期待。

    江远接过了烤串,吃了一口,咽下,才道:“不用去,没我的事。”

    抓人这种纯粹的外勤,要不要刑科中队的人,只取决于人手是否充足,以及该成员是否年轻健硕像头牛。现在看来,江远暂时是不用充当基本劳动力了。

    当然,抓捕的同时配备现勘,摄像等岗位,也是非常合理和先进的。当场拍照,录像,乃至收集物证也是非常有利于后续办案的。但在现实的操作中,这种程度的现勘直接都是刑警们兼任的——假如需要,他们还可以提取指纹,搜集可能含有DNA样本的物证等等……

    以上非常现实的操作,就好像把骡子当牛用,又把牛当驴用一样,大家都是大牲口,谁也别羡慕谁。

    晚间。

    清河市宁台县局刑警大队二中队和三中队的民警们,紧张的赶往200公里外的青白市,拍着当地民警的马屁,准备着布防蹲守等一应事宜。

    江远和参加十七叔葬礼的一众堂兄弟姐妹等亲友们认真的吃着烤串,刷着抖音。

    凌晨。

    刘文凯紧盯着犯罪嫌疑人回家,一声断喝,肾上腺素迸发的开启了抓捕行动。

    天空星辰闪烁,微风吹拂,路边小草摇摆,偶尔有碰杯声与聊天声传来。

    入夜。

    刘文凯以及二三中队的警员们,趁夜赶路,返回宁台,一路颠簸困倦自不必说。

    江远翻了个身,抿着嘴,绷着脸,仿佛梦里出现了难解的迷案。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平静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