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章 被拉黑了

    见苏婳这么袒护那个阿尧,顾北弦心里很不舒服。

    脸上倒没什么变化,眼里却是克制隐忍的情绪。

    “我出去抽根烟。”他冷冷淡淡地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关门的时候,要比平时用力。

    不过苏婳没留意。

    她满脑子都是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噩梦一般的深夜,狂风呼啸,烈火熊熊,无尽的疼痛,绝望的哭喊。

    阿尧就是开启那个噩梦的钥匙,只要一提起,她就会心如锥刺,翻起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静。

    有一滴泪悄无声息地从她眼角滑落,滴到那张模糊的照片上。

    过了许久许久,苏婳才冷静下来。

    拿手背擦了擦湿漉漉的眼睛,视线落回照片上,她想,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她呢?

    她手受伤的事,连自己的亲妈都没告诉,怕她担心,只有顾北弦很少几个人知道。

    顾北弦排除,他不会伤害他的心上人的。

    难道是沈淮?

    苏婳拿起手机,给沈淮打过去,问:“沈少,你认识楚锁锁吗?”

    沈淮顿了一下说:“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怎么了?”

    “她的手昨晚被人拿锤子砸烂了。”

    沈淮“喔”了一声,“要我帮忙给她找医生吗?”

    “不用,没什么事了。”苏婳挂了电话。

    很明显,也不是沈淮。

    苏婳又拿起照片,仔细端详起来。

    自从嫁给顾北弦后,她就一直深居简出,又是沉静寡言的性子,朋友实在不多,异性朋友更是少得可怜。

    她想破脑袋,也认不出这个背影到底是谁的。

    顾北弦在外面抽了整整半包烟,情绪才调节好。

    推门进屋。

    看到苏婳坐在病床上,手里捏着照片,眉头紧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顿了顿,走到床边坐下,抬手把她眉心拧起的细纹,往两边轻轻扒了扒。

    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把她按进怀里,抱住。

    抱的时间有点长,超出了一个正常拥抱的时间。

    苏婳闻到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轻声问:“抽了很多烟吗?”

    “嗯。”

    “好不容易戒掉的,别抽啦,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

    “好。”

    过一会儿,他又说:“不好意思,刚才惹你伤心了。”

    苏婳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只好说:“我饿了,吃饭吧。”

    顾北弦松开她,喊保镖把饭送进来。

    吃过饭后,顾北弦去公司了。

    傍晚的时候,顾南音捧了一大束鲜花,来看苏婳。

    进门一坐下,她就开始埋怨:“嫂子,你受伤了怎么不告诉我?要不是墨沉哥无意间提起,我都不知道你住院了。”

    苏婳笑了笑,“你得上学,来看我会影响你学习的。”

    “马上就毕业了,我又不用找工作,也不想考研,天天闲得蛋疼。你早说一声,我过来陪你聊天啊,省得你无聊,只要你不嫌我烦就行。”

    苏婳轻声说:“不会的。”

    顾南音看一眼她打着夹板红红肿肿的手,气呼呼地说:“是哪个挨千刀的,要死吗?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前些日子惹上了一伙盗墓的,有个光头坐牢了,他妹妹来报复。”

    苏婳把前因后果简单地跟她说了一下。

    顾南音听完气得不行。

    两人又聊了会儿,天黑下来。

    顾南音抬腕看了看表,拿起手机给顾北弦打电话,“哥,我来医院看嫂子了。我想喝奶茶,你回来的路上帮我捎一杯,我爱喝什么你还记得吧?别忘了给嫂子也带一杯。”

    手机里传来顾北弦淡淡的声音:“我在医院里,想喝让保镖去买。”

    “我就在嫂子病房里,没看到你啊。”

    “我来看锁锁了,半个小时后回去。”

    顾南音坐不住了,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前说:“哥,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嫂子受伤了,心情本就不好,你还这样气她。你不知道女人最忌讳的,就是男人跟前女友走得太近吗?”

    顾北弦沉默片刻,说:“我等会儿就回去。”

    “你现在就回来,快点。”

    顾北弦挂了电话。

    顾南音气鼓鼓地走到苏婳床前坐下,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嫂子,我哥最近是不是一直和楚锁锁走得很近?”

    苏婳嗯了一声。

    顾南音叹了口气,“嫂子,你心眼太实了,玩不过她的。她那人从小心眼就贼多,特别茶,特别婊,连我都玩不过她。”

    苏婳心不在焉地听着,随口说:“是么?”

    “是呀,她从小就喜欢跟我抢哥哥。我们两家有生意往来,逢年过节经常聚到一块吃饭。她就黏在我哥身边,左一句哎呀呀北弦哥,右一句嘤嘤嘤北弦哥,一会儿让我哥给她夹菜,一会儿让我哥给她剥虾,又娇又嗲,做作死了。我哥就像中了邪似的,对她可好啦,什么都纵容她。”

    苏婳听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脸上却看不出什么情绪。

    顾南音说:“后来我气不过,就去抢她的哥哥,我也一口一个墨沉哥,把他也使唤得团团转,气死她。”

    苏婳对楚墨沉印象还蛮好的,便说:“感觉他们兄妹俩不太像一家人,性格差别蛮大的。”

    “是同父异母。楚锁锁的妈,是墨沉哥的亲小姨,小三上位的,婊得很。”顾南音翻了个大白眼。

    苏婳静静地听着。

    “说起来,墨沉哥也挺可怜的。”顾南音情绪忽然低落起来,唏嘘道:“他亲妹妹出生没几个月就死了,他亲妈受刺激疯了。他亲妹妹本来和我哥订了娃娃亲,要是活着,应该和你差不多大。”

    苏婳不知该说什么,便弯了弯唇角。

    没过多久,顾北弦就回来了。

    手里拎着两杯奶茶和甜点,一杯是苏婳爱喝的杨枝甘露,一杯是顾南音爱喝的云顶草莓奶昔。

    顾北弦把吸管插进奶茶里,递给苏婳,“去你最爱喝的那家店买的。”

    苏婳伸手接过,闻到他西装衣袖上,传来若有似无的甜香。

    是楚锁锁常用的那款香水。

    视线随意一扫,扫到他衬衫领口上,有指甲盖大小的一块红,是水水的樱桃红。

    上次见楚锁锁时,她嘴上涂的就是这种颜色的口红。

    苏婳像被猫咬了一口,疼得心脏都少跳了好几下。

    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了,可是每次都那么难受,地狱般煎熬。

    苏婳用力捏着杯子,自嘲地笑了笑,说:“辛苦你了,那么忙还帮我们买奶茶。”

    顾北弦随意道:“安排司机去买的。”

    顾南音从他手中接过奶茶,白了他一眼说:“哥,你就作吧,再作就把老婆作没了。像嫂子这么好的女人,万里挑一,作没了,想再找就难喽。”

    顾北弦余光落到苏婳身上,见她正咬着吸管慢慢地喝着奶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看不出什么表情。

    他漫不经心地说:“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掺和。”

    顾南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是为你好,不听我的话,以后有你后悔的,哼!”

    十天后,中午。

    顾北弦从下属公司视察完,赶回医院。

    安排在门口站岗的两个保镖不见了,顾北弦神色微微不悦。

    抬手推开病房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人,是一张陌生面孔。

    顾北弦心里一震,忙问走过来的护士:“之前住在这里的,叫苏婳的病号呢?”

    护士想了一下说:“她出院了,今天一大清早就走了。”

    顾北弦脸色沉下来,说好了等他过来,接她出院的,结果她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他拿起手机,拨出苏婳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打开微信,给苏婳发信息,信息发不出去。

    她把他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