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成为夫妻

    苏婳往后躲了躲。

    顾北弦的吻就落到了她的下巴上。

    苏婳明显感觉他的气压都低了好几度。

    顾北弦捏着她下巴的那只手,顺着她的背,往下滑,揽住她的腰,质问的语气说:“为什么对沈淮说我是你表哥?”

    苏婳垂下眼帘轻声说:“反正都快要离婚了,没必要再大张旗鼓,到处去说你我是夫妻了。再者你家世显赫,以后离婚了,被同事知道,会用有色眼光看我的,我不想被人冠上‘豪门弃妇’的称号,还是说远房表哥更方便一些。”

    顾北弦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想得倒挺周到。”

    苏婳自嘲地笑了笑,“没办法,小人物的生存本能嘛。”

    “你可不是小人物啊,能把我使唤得团团转的,整个京都城都没有几个。”他唇角噙着调侃的笑,耐人寻味地注视着她。

    “您就别拿我寻开心啦,我哪敢使唤您啊。”苏婳有点窘,背过身不搭理他。

    话音刚落,顾北弦的手机响了。

    他从西裤兜里掏出来看了一眼,眼神微微变了变。

    苏婳好奇地扭头去看,眼角余光瞥到了“锁锁”二字,胃里痉挛了一下,说:“你接吧。”

    顾北弦挑眉看她,“你不生气?”

    苏婳心说:我生气,你就不接了吗?还不是照接不误。

    “快接吧,别让人家等急了。”她假装不在乎地催促道。

    顾北弦目光幽深看了她一眼,按了接听,问:“锁锁,有事?”

    手机里传来楚锁锁娇弱可怜的声音,“北弦哥,你去哪了啊?昨天你一整天都没来医院看我,今天能来吗?你不来,我都吃不下饭了,好难过啊。”

    一阵嫌恶涌上来,苏婳膈应死了。

    她踮起脚尖凑到手机旁,学着楚锁锁的腔调说:“老公,我衣服都脱啦,你还磨蹭什么呢?”

    手机里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顾北弦垂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苏婳没有表情地和他对视。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说话。

    过了许久许久,手机里才传来楚锁锁有气无力的声音,“那你忙吧,北弦哥。”

    她挂了电话。

    苏婳喜怒不辨,淡淡地说:“你快去医院看看她吧,重度抑郁症,手又受了重伤,万一再吃安眠药自杀了,又是我的罪过。”

    顾北弦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拿着手机走到屋外,给楚墨沉拨过去。

    接通后,他说:“你派人留意一下锁锁。她刚给我打电话,受了点受刺激,我怕她想不开,再出事。”

    “好的。”楚墨沉停了片刻,说:“锁锁从小被我们这些人宠坏了,性子有点娇纵。她总觉得和你还没分手,做事也没有界限感,给你添麻烦了。”

    顾北弦沉默几秒,“没事,她生病抑郁也跟我有关系。”

    “你太太她不会生气吧?”

    顾北弦极浅地勾了勾唇,“还好,她脾气很好,人也通情达理。”也没那么在意我。

    当然后面这半句,他没说出来,成年人不会轻易向别人吐露心事。

    楚墨沉顿了顿,说:“回头请你们夫妻俩吃饭赔礼道歉。”

    “有时间再说。”

    “好。”

    挂电话后,顾北弦回到屋里,看到苏婳正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古旧的书在看,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走到床边坐下,摸了摸她的脸,鼻尖蹭了蹭她的头发,说:“我走了。”

    “嗯。”

    “我晚上再过来找你。”

    “太远了,你还要工作,就别来回折腾了。”

    “那你就早点跟我回去吧。你一个小姑娘家,在这荒山野岭里住着,我怎么放得下心?手上的伤也没好,吃饭都成问题。”他拿起她受伤的那只手,低头去查看。

    苏婳心里有点难过。

    他这样,真的很难让她对他彻底死心。

    他总是在她决意要离开的时候,又来拉她一把。

    又总是在她心软的时候,再往她心上插上一刀。

    藕断丝连的感情,最折磨人了。

    苏婳抽回手,凉凉淡淡地说:“你走吧,晚上不要过来了。我从小在这里长大,那时没有你,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嘛。”

    “倒也是。”顾北弦捏了捏她另一只手,“你这个小姑娘啊,就长了副楚楚可怜的外表,其实骨子里坚强着呢,心比我的心都硬。”

    苏婳微微抿着唇,心说:明明是你的心硬,非要倒打一耙,太坏了。

    顾北弦站起来,“我真走了,你不送送我?”

    苏婳别过头不看他,心里五味杂陈,想让他走,又不想让他走。

    顾北弦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抬脚走了出去。

    出门看到沈淮,他眼神冷下来,疏离的语气问:“你什么时候走?”

    沈淮淡笑一声,“我这几天休班,后天再回去。苏婳的手还得换药,我是医生,照顾她比较方便。”

    顾北弦脸色沉了沉,抬眸看向不远处。

    两个保镖正坐在凳子上,端着方便面大口大口地吃。

    他吩咐道:“你们两个留下,好好保护苏婳。”

    保镖急忙放下方便面盒,站起来,应道:“好的,顾总。”

    顾北弦又看向正在水池旁刷碗的柳嫂,“柳嫂,你跟我上车。”

    柳嫂连忙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跟着他朝车子走去。

    坐进副驾驶,她不安地绞着手指,说:“顾总,昨天少夫人让我关机,我不敢不听她的话。”

    顾北弦长腿交叠,手臂担在车窗上,手指轻轻捏着额骨,淡声道:“不用害怕,我找你是问别的。苏婳对那个姓沈的,是什么态度?”

    柳嫂仔细想了一下,说:“少夫人对沈医生很客气,保持着距离,应该是对他没意思。不过,沈医生好像挺喜欢少夫人的,很照顾她。医院的监控,就是他找人删的,我们也是他开车送过来的。顾总,我要不要把少夫人是您太太的事,告诉沈医生?”

    “不用,她想玩,就顺着她吧。”

    “好的,顾总。”

    顾北弦从包里抽出一张现金支票递给她,“照顾好她,别让她和姓沈的单独在一起。”

    柳嫂脸上堆起笑,接过支票,“放心,我保证不让他俩单独相处。”

    “下车吧。”

    柳嫂推开车门下车。

    司机发动车子。

    顾北弦降下车窗,朝外看去,没看到苏婳的身影,心里有点空。

    小没良心的,他长途跋涉连夜找了她那么久,她连送都不出来送他一下。

    车子朝前开去,卷起一路尘土。

    快要拐弯时,顾北弦不甘心,又朝车后看了一眼,看到路口一抹纤细笔直的身影,裹在白色针织衫里。

    那张巴掌大精致的小脸,正是苏婳。

    他微微扬起唇角,笑了,算她还有点良心。

    车子拐过弯,苏婳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了。

    顾北弦缓缓关上车窗,想起三年前,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那时她才二十岁,刚大学毕业,还是个小女孩。

    一张脸小小的,看上去又白,又脆,大眼睛毛茸茸的,漂亮得出乎他的意料。

    那时她就不太爱说话,他问一句,她就说一句,不问就不说,脸上一直挂着笑,却笑得很有距离感,是类似证件照上的那种永恒微笑,漂亮的容貌下,带着点犟犟的感觉。

    他记得那天天很冷,她还给他拎了一盒见面礼。

    拎的什么,他记不清了,只记得她细细的手指冻得红酥酥的。

    看着那双手,他莫名心疼。

    也就在那天,他们领了证,成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