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52章 化为骨灰

    三天后。

    乌锁锁的车祸案,警方调查得有些眉目了。

    顾北弦派助理打听到点消息。

    货车司机查出胃癌晚期,生无可恋,醉酒驾驶,超速撞上煤老板的豪车。

    因为车速过快,撞击太猛,货车司机重伤,还没送到医院就咽气了。

    乌锁锁没系安全带,事发时,正躺在煤老板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和他这样那样做不雅动作。

    突然受到剧烈撞击,导致身体多处骨折,断裂的肋骨斜刺入心脏,乌锁锁当场咽气。

    煤老板抱着乌锁锁,被缓冲了一下,保住了一条命,但也昏迷不醒。

    脸上血肉模糊,是被弹出的安全气囊炸伤的。

    警方初步判定,是交通意外。

    货车司机临死之际,醉酒报复社会。

    得知这一消息,苏婳短促地笑了一下,笑和唇都是凉的。

    五年前,撞死阿忠、撞伤她的那场车祸,也是这般,做得天衣无缝。

    作案手法几乎一模一样。

    当时也是以交通意外结案的。

    要不是后来华棋柔等人招供,永远无法翻案。

    五年后,同样的方式,落到乌锁锁身上。

    很显然,是熟人作案。

    熟人,又想弄死乌锁锁的,就只有顾凛。

    顾凛指使养在外面的人干的,且,五年前他和他的走狗,一定认真研究过那场车祸,才会配合得如此融洽。

    至于他是怎么指使的,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如今货车司机已死,乌锁锁这边没人管。

    煤老板父母双亡,丧偶,有个女儿年纪尚小,并不懂法。

    他的手下人只顾着趁乱捞油水,没人管那么多。

    因无人上诉,案子很快了结。

    乌锁锁冷冻在太平间的尸体,被运到火葬场火化。

    警方联系不上乌锁锁的父亲乌锤,就联系上了乌锁锁的养父,楚砚儒。

    看在养了一场的份上,楚砚儒在城郊给她买了块墓地,是公墓。

    下葬这天。

    天阴沉沉的,乌云压顶

    明明是夏天,却凉嗖嗖的。

    来送葬的人很少,只寥寥几个。

    华老爷子走不了远路,没来。

    保姆陪着小顾胤来的。

    小顾胤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一个劲地哭着找妈妈,像前几天那样。

    苏婳和顾北弦并肩走在人群后。

    来送乌锁锁最后一程,不是同情,也不是看笑话,就是习惯了做事有始有终。

    毕竟斗了那么多年,总得给她画个句号。

    葬礼一切从简,没那么多讲究,更不可能开追悼会。

    殡葬人员在墓地里挖了个坑,将乌锁锁的骨灰盒放进去,盖上土,立上石碑。

    众人将手中的花,放到石碑前。

    夏风吹起,将花吹得簌簌作响。

    从此以后,乌锁锁在这世上彻底地消失了。

    化成一把轻飘飘的骨灰,长眠于地下,再也跑不了了。

    大概她怎么都想不到,机关算尽,却误了自己的性命。

    年方二十七岁,就香消玉殒,死得不明不白。

    一行人在墓地前,沉默地站了一会儿。

    楚砚儒回头,对大家说:“走吧。”

    苏婳打量了他几眼,楚砚儒比上次见时,苍老了许多。

    明明和顾傲霆一般大,顾傲霆意气风发,春风满面,像五十出头。

    楚砚儒却一脸沧桑,中气不足,形销骨立,看着像快七十的。

    几人一路无言,缓缓往回走。

    楚砚儒走到一直哭着找妈妈的小顾胤身边,蹲下来。

    递给他一支棒棒糖,摸摸他的头,楚砚儒重重地叹了口气。

    也不管小顾胤能不能听得懂,楚砚儒说:“孩子啊,不是我不肯收留你,实在是怕了。基因这东西,真的太可怕了。华老爷子对你曾外婆那么好,结果她和华棋柔联手残害他的大女儿琴婉。我对华棋柔和乌锁锁那么好,华棋柔背着我私通,乌锁锁残害我女儿,害死我外孙。我在乌锁锁身上付出那么多心血,我重病快要死了,她不管不问,一听要为我捐肝,跑得比谁都快。怎么疼她,都改变不了她自私的本性。我得为墨沉和南音的孩子着想,也得为苏婳和北弦的孩子着想,我怕啊,怕再养出个白眼狼。你就好好跟着华老爷子过吧,我只能给钱,其他的,真给不了。”

    小顾胤显然没听懂,拿着棒棒糖,泪眼啪嗒地瞅着他。

    苏婳却听得心里酸溜溜的。

    她并不是楚砚儒的亲生女儿,也一直拒绝和他相认,对他从始至终,都是排斥。

    可他却口口声声,称她为女儿。

    离开公墓,暴雨忽至。

    哗地一下,仿佛一堵稠密的墙从天下倒塌下来。

    保镖急忙撑起伞给他们打上,可是打伞没用,风一吹伞面翻飞,硕大的雨点直往身上招呼。

    顾北弦将苏婳拥在怀里,飞快地上了路边的车。

    楚砚儒则将小顾胤抱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着风雨。

    他年迈体弱,跑不快,就慢腾腾地走。

    大雨透过伞,淋湿了他的头发,他的衣服。

    小顾胤却被他护得很好。

    苏婳隔着车窗望着暴雨中的楚砚儒,虽然他年轻时风流自私,没有下限,却也没坏到极致。

    她想,如果当年楚砚儒没出轨华棋柔。

    母亲华琴婉就没那么多坎坷,也不会借精生女,而她,也不会被放到医院门口,更不会和顾北弦分开。:筆瞇樓

    人生将顺遂许多。

    人啊,年轻时的一个错误,有可能会影响几代人的命运。

    顾北弦扯了纸巾,来帮苏婳擦头发和脸上的水。

    又弯腰将她的鞋脱掉,去擦她的脚。

    苏婳急忙抽回脚,“我自己来,脏。”

    顾北弦轻轻拉回去,握着她白而纤细的脚踝,“哪里脏了,白得像新笋。”

    苏婳无声地笑了笑。

    有一种静态的美丽,像雪花一样,悄然落在她的眼角和眉梢间,散发出一种细细的幽香。

    司机发动车子,原路返回。

    开至半路。

    后车的保镖突然打来电话,“顾总,后面好像有车跟踪我们!”

    顾北弦的心一提,本能地将苏婳抱进怀里,护着,又拉了安全带系好。

    生怕她出事。

    苏婳忙问:“怎么了?”

    “有人跟踪我们,小心点为妙。”

    忽然想到什么,顾北弦挂掉电话,拨出个号码,“是你吗?”

    手机里面传来顾谨尧清冷而坚硬的声音,“算你聪明。”

    “你也来送乌锁锁最后一程?”

    顾谨尧声音骤然提高,“别污辱我!我是怕顾凛杀疯了眼,暗中跟着保护你。”

    明知他是保护苏婳,顺带着保护自己,可顾北弦还是开心,“大恩不言谢,等下下下下下下辈子,你投胎做女人,我娶你,换我保护你。”

    安静片刻,顾谨尧道:“不了,我有云瑾,生生世世都被她预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