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3、第 13 章

    岳文文住了一周后,纪燃终于忍不住赶人。

    倒不是不给他住,只是纪燃实在受不了岳文文在他家喷一屋子香水、搞什么牛奶浴了。

    “你好残忍。”岳文文泫然欲泣,“人家没有喷香水,那是体香。”

    “别把我当那些男人骗。”纪燃盯着他手里的东西,“你不把这些花瓣丢了,今晚就收拾包袱走人。”

    岳文文道:“这些放浴缸里泡一会,能让你变成还珠格格里的香妃!香妃知道吗!你看你,一身汗臭,秦满也不嫌弃你?”

    纪燃刚打完球,他手上夹着篮球,闻言一顿:“怎么,我花了钱,还得顾着他的感受了?”

    “保持自己的体香,是对火包友的一种尊重。”岳文文道,“今晚我约了场麻将,还叫了程鹏,去搓两局?”

    纪燃道:“行。”他今晚一定要让程鹏把去年赢他的全吐出来。

    他冲了个澡出来,岳文文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横握着手机:“小燃燃,来打两局吃鸡。”

    纪燃其实更喜欢玩电脑版的大逃杀游戏,但手机玩起来比较方便。他拎起脖间的浴巾擦了擦头发,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开了游戏。

    进入房间后,他才发现程鹏也在,程鹏那边开着麦,他们能听得清清楚楚。

    “今晚别回学校了,明早我再送你去。”

    男孩的声音还跟那天听到的一样,唯唯诺诺的:“不、不行,上次你也,这么说的,可,可还是迟到了。”

    “那次是意外,我今晚一定不折腾你,我就把你当抱枕抱着……”

    “你别打扰别人学习成不成。”纪燃出声打断,“你以为人家跟你似的,能一个月都不在学校露面。”

    对面沉默了一会,男孩羞愤道:“他,他们?”

    “……操,我没关麦,没事宝贝,他们都是自己人,哎你别走啊。”

    “得了啊,腻不腻歪。”纪燃道,“赶紧准备,玩两把出门吃饭。”

    他刚说完,就见右边弹出一个组队请求。

    【q请求加入队伍。】

    他还没反应过来,身为队长的岳文文就率先点了同意,一个穿着原始服装的人物快速进入房间。

    “腻歪什么,大家不都是这样的。”程鹏不知这人是谁,继续聊着,“难不成现在你和秦满还跟之前那样不对付啊。”

    新队员q的麦克风闪了闪:“没有,他对我很好。”

    程鹏:“……”

    岳文文:“我还以为是你们叫来的,就同意了……”

    纪燃头疼道:“你进来做什么?”

    秦满沉默了一会,道:“想跟你一起打游戏。”

    “行了,你自己退了吧,”纪燃道,“你又不会玩。”

    那天订婚宴上,秦满连敌人是谁都分不清。

    “我会。”秦满道,“我玩了一星期了。”

    纪燃:“……”

    岳文文看向纪燃:“小燃燃,那我开了啊。”

    纪燃撇嘴,最终还是松口:“开吧。”

    他看了秦满的战绩,对方确实一直在玩,前面几页还都是“前十”、“亚军”、“吃鸡”的字样。

    但他没想到,秦满不过玩了一星期,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

    当秦满用手/雷炸死敌人,达成13杀时,岳文文已经尖叫连连:“满满你好厉害!你好强!这局结束跟人家加个好友呀!”

    “好。”

    纪燃看了眼地图,问离他最近的岳文文:“有没有倍镜?”

    “没有,我穷死啦,准备去舔秦满杀掉的那些盒子。不然我们一块去吧,那边全是盒子,舔完肯定富了!”

    “不去,太远了。”纪燃看了眼地图,秦满离他们五百多米,“我自己搜吧。”

    纪燃搜完这一栋楼,仍是一无所获,他正准备等下一波团战时再看能不能摸一个倍镜来,就听见一阵脚步声。

    秦满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他身边,噔的一声丢下一把枪。

    纪燃毫不客气地捡起来,是把满配98k,消音八倍都在上面。

    “还想要什么。”秦满问,“我都有,都给你。”

    就这点蝇头小利想讨好他?

    纪燃故作不耐烦:“不要不要,什么都不要。你起来,挡着我路了。”

    几局游戏下来,秦满俨然已经跟程鹏和岳文文打好了感情基础。

    “秦满,前面有辆车,我们先开去圈里等他们。”程鹏说。

    秦满拒绝:“不了,你先去吧。”

    纪燃顶着毒气搜完最后一栋楼,远远便瞧见一个小小的游戏人物正骑在一辆摩托车上,朝他开来。

    车子开到他身边,他瞧也不瞧一眼,继续徒步往前跑。

    摩托车就跟在他身后,不走也不催。

    纪燃跑了一会,皱眉道:“……你血太少了,先吃个药包。”

    “我没搜到几个药包,已经用完了。”

    秦满刚说完,就见前面那冷酷无情的背影终于停了下来,几秒后,地上多了两个急救包。

    他下车捡起来打上血量,然后骑上车子继续跟着纪燃:“你别生气了。”

    纪燃没想到他还在提这事。他其实早就没再气了,从小到大他不知听了多少冷嘲热讽的话,要是因为一句“小三”就气一星期,那他早就气升天了。

    没得到回应,秦满又道:“有什么让我弥补的办法吗?”

    “……我没生气。”纪燃感受到了岳文文身上的八卦气息,忙打断秦满,回过头坐上他的摩托车,“你能不能认真玩游戏?”

    “怎么了?生什么气呀?”岳文文立刻抓住八卦的小尾巴,“怪不得这星期都没见到你,你怎么惹到小燃燃了?”

    “没什么。”秦满笑了笑,状似无意问,“你还住在他家吗?”

    “对呀,我很喜欢小燃燃买的这套房子,浴缸和泳池都特别大……”岳文文顿了顿,“哦,你应该来过了吧?”

    “哪那么多话。”纪燃啧了声,“25方向有人,干他们。”

    打了一下午游戏,纪燃感觉腹部一阵空虚。

    “这局结束不玩了,去吃饭。”

    “好啊,我最近发现一家味道不错的川菜馆,正好一块去尝尝味道。”程鹏道。

    “又吃川菜!”岳文文话头一转,“哎,满满要不要一块来?我们吃完还打算去搓两圈麻将呢。”

    “可以吗?”秦满问,“会不会不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纪燃凉凉道:“算了吧,我们玩的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哪好意思浪费你的时间。”

    秦满说:“你如果不想见我,我就不去了。”

    岳文文抬头紧紧盯着纪燃,一脸痛心,眼神里仿佛写着“你这个用完就甩的渣男”。

    程鹏道:“啧,还说我呢,你们这比我还腻歪好吧?”

    “闭嘴。”纪燃道,“……你想来就来,别搁那装可怜。”

    ——

    “听说那天在酒吧,顾哲找你们茬了?”饭桌上,程鹏问道。

    岳文文道:“是啊。准确来说,是找了秦满的茬,不过最后没得逞就是了。”

    程鹏点点头,对秦满道:“那你最近得小心点,顾哲那逼特别阴,就喜欢背地里搞人,之前有个人也是得罪了他,顾哲趁夜黑风高,用头套把人套住,打进医院了。最后因为没证据,又是摄像头盲区,那人只能吃个闷亏。”

    “我操,还有这事?”岳文文道,“那满满你这段时间还是别走夜路了。你有他把柄在手上,谁知道他被逼急了会做什么。”

    秦满笑了笑,语气随意:“没事,他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再说,他如果真敢找上门来……”

    岳文文:“你就给他来顿铁拳教育?”

    “我就报警。”

    纪燃头也没抬:“……那你可真是新社会好青年。”

    岳文文叫了个熟识的朋友来,吃完饭后,四人便搭起一桌麻将来。

    程鹏是麻将老手了,一听牌,他便去搂小情儿的腰:“宝贝,你来摸牌。”

    “自摸,不好意思,我家宝贝手气比较好。”

    几次下来,纪燃忍不住了:“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自己没手抓牌还是怎么的?”

    开打四十多分钟了,他还没开过胡,钱倒是不重要,就是闷头一路输有些憋屈。

    又到了抉择打哪根牌的时刻,纪燃犹豫了几秒钟,捏住一颗牌刚要打出去,旁边坐着的秦满突然伸出手来握住他。

    “不打这个。”秦满指了另一根牌,“打这颗。”

    从牌面上看,肯定是打纪燃手里这颗听牌的范围才会更广。

    “信我。”秦满道。

    纪燃顿了顿,抓起秦满说的那颗牌丢了出去。结果才一轮过去,岳文文就丢出了纪燃的听牌。

    自这一局起,秦满就一直给他各种建议,短短半小时,他便盆满钵满,从输家变成了大赢家。

    在纪燃又一次摊牌叫胡后,程鹏忍不住了:“秦满你该不会作弊吧?次次都能猜到我们听什么,让纪燃把那些牌藏得死死的??”

    “你那小宝贝一抓就是自摸,你怎么不说他作弊?”纪燃反问。

    “我、我没有作弊。”

    “哎我真的很好奇。”岳文文瞪大眼问,“你前几把是怎么知道我听什么牌的?”

    “算的。”秦满笑了笑,“看看你面前打的牌,就大致能猜到一些。”

    纪燃转过头:“……你还会算牌?那你怎么不早点教我,我前面输了这么多。”

    秦满道:“我之前不会,刚摸清麻将的规则。”

    桌上沉默了半晌。

    “才这一会你就看懂了,还会算牌?”程鹏拉起袖子,“我不信!快,继续!”

    麻将进行到一半,秦满起身去厕所。洗手出来时,刚好遇上程鹏身边的小男生。

    小男生见到他,先是低头,然后慢吞吞伸出手来:“你、你好,我叫陈,陈安。”

    秦满把手擦净,握住他:“你好。”

    许是因为他们身份相同,之前一直沉默寡言的陈安突然开口问:“那个,你也、也是被他们,逼着来的吗?”

    “被……纪燃?”

    秦满挑眉,收回自己的手。

    他笑着,也不知是不是陈安的错觉,总觉得这人此时的笑容优雅从容,跟方才在纪燃面前的顺从讨好完全不同。

    “纪燃不会强迫别人。还有,如果你被逼着做了什么不情愿的事,我建议你还是直接报警。”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