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17、程鹏x江云间(完)

    电影的拍摄足足持续了三个月,算是在预期拍摄时间内完成。

    杀青当天,江云间发了条微博,放了所有工作人员的大合照,又自掏腰包让人送了不少日料到片场,才收拾东西离开。

    “辛苦了。”博镇也松了口气,拍摄中途剧本返厂了好几回,他险些以为要耽误江云间接下来的行程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要去趟巴黎,还有几个杂志要拍……对了,马上到年了,年初七前都没给你安排工作,你好好休息。”

    “谢谢哥。”江云间躺在椅子上,闭着眼,“我还不回去,先去你家。”

    这话一出,博镇就知道他今晚要去找程鹏。虽然程鹏跟媒体打过招呼,但以防万一,江云间还是习惯从他家出发。

    “不然我送你过去。”回到家,博镇找出车钥匙来,“路上出了什么事也好应付。”

    “没事。”江云间戴上口罩,整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冬天,没人会怀疑的,您放心。”

    “我这反正也没什么事……”

    “不用了哥,我顺路要去买点东西,不方便。”江云间说。

    博镇瞬间想歪了,要换以前,他肯定是得说两句的,但自从知道这两人开始恋爱关系后,他反倒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不赞成江云间去给人当情人,但他很支持他去谈恋爱。江云间哪都好,就是有点死心眼,自他们认识以来,江云间就只认那一个人,谈就谈着吧,能天长地久最好,就算不能,至少也不会留太多遗憾。

    江云间开车去了一趟花店。

    花店只有一个店员在,见他进来,忙迎上去问他需要什么花。

    江云间哪懂,他问:“送给男朋友,什么花比较好?”

    店员一愣:“男朋友?是男性朋友,还是……”

    “不是。”隔着一层层伪装,江云间说得坦坦荡荡,“就是男朋友。”

    店员立刻明白过来,点头:“恋人的话,当然还是玫瑰最好,香槟玫瑰和粉玫瑰都很合适。不过您的恋人是男人的话,白玫瑰可能更好一些。”

    江云间看向那些花簇,一眼看到香槟玫瑰旁边挂着的小牌子,上面写着花语。

    只一眼,他就下了决定:“香槟玫瑰,麻烦帮我包装,谢谢。”

    程鹏看到他捧着一束玫瑰走进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嘴角就先扬起来了。

    “今天是什么纪念日?”程鹏坐在办公椅上,等他靠近。

    “不是什么纪念日。”江云间在书桌前停下,摘下口罩,“……就是想送您。”

    程鹏椅子往后挪了挪,伸出手:“过来。”

    玫瑰的花香很淡,奶油色,高贵优雅。程鹏接过嗅了嗅,然后道:“谢谢。”

    江云间红着耳朵摇头,其实他昨晚犹豫了很久,这年代,就连男生都很少给女生送花了,更不用说他们两大男人。

    这是他耳濡目染学来的,在他父亲没去世之前,经常给他母亲送花。买的,摘的,甚至还有路边的野花。平时都只有一两朵,逢年过节数量会多点,花不贵,时间长了也称不上什么惊喜了,但他母亲每每看到,都笑得比花儿好看。

    所以他也想给程鹏送花,哪怕只有一次。

    “我很喜欢。”程鹏把花立在一旁,去牵他的手。然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来。

    里面放着一枚袖扣,跟江云间上次定制的是同一家,精致小巧,花纹独特,“杀青礼物。”

    江云间看着那盒子,突然笑了声。

    程鹏挑眉:“笑什么?”

    “我们好像都不大擅长送礼物。”江云间笑着说,“之前是手表,现在是袖扣。”

    程鹏也笑了。他哪是不会送礼物,只是以往送礼物时都比较随意,没现在这么多顾虑。担心江云间不需要,更担心他不喜欢。

    等程鹏处理完公事,两人去吃了饭,然后一起回家。

    后面的拍摄期间,吴导不放人,江云间也不敢请假了,都是程鹏去片场找他。仔细算算,他已经快两个月没来程鹏这儿了。

    所以当他看到客厅电视里的缓存视频全是他拍摄的电视剧后,还是有些惊讶的。

    他一窒:“您怎么……”

    程鹏点了播放键,一边手撑在他脖颈后的沙发上,像是一个虚揽的动作:“嗯?”

    “没什么好看的。”江云间自己都不常看这些,更别说跟着程鹏一块看,尤其电视里现在播的还是一部偶像剧,他羞耻得不行,“我们看别的吧。”

    “就看这个。”程鹏转过头,见他表情僵硬,不禁发笑,“害臊?”

    江云间乖乖点头:“……嗯。”

    程鹏:“害臊怎么还亲得这么有滋有味儿的。”

    江云间拍摄这部剧的时候,国内电视审核还没这么严苛,男女主吻戏不少,还回回是特写。江云间忙解释,“只是拍戏需要,您介意吗?”

    程鹏看着他:“我如果说介意呢?你就不拍了?”

    拒绝吻戏是非常不敬业的表现,而江云间不是那种性子,他以前甚至为了一部戏暴瘦二十斤,整个人跟排骨似的,花了好几个月才休养回来。

    他张嘴,讷讷:“我……”

    “行了,逗你呢。”程鹏曲起手臂,把人搂过来,“你以前拍吻戏都怎么亲的?”

    他低头,吻住江云间的嘴唇,趁对方还傻着时便把他的唇瓣吮了个遍,“这样?”

    江云间被亲得一怔一怔的,等被松开了才说:“没有,没这么……动来动去的。”

    吻戏是他的短板,他确实演不好,最多也就是侧一侧头。

    程鹏笑了,又亲他,这回直接撑开了他的嘴,几分钟后,他又问:“那这样?”

    “没有。”江云间脸蛋酡红,“没舌吻的。”

    “乖。”程鹏垂眼看着他,“拍吻戏可以,这是你的工作,我不反对。但是别亲狠了,不然我看着吃味。”

    江云间感觉到自己的鼓膜一震一震的。

    程鹏竟然会因为他的吻戏吃醋吗?

    “好,我以后可能不怎么接偶像剧了,公司想给我转型。”江云间想了想,补充道,“我就拍过吻戏,床戏没有的。”

    程鹏听笑了:“你还想拍床戏?”

    “不想!”江云间在他脸边使劲儿摇头,“……我就想跟您在床上。”

    程鹏听得心头微动,捏他下巴:“故意勾引我呢?”

    江云间看着他,眼里闪亮:“嗯。”

    程鹏一怔。

    “是故意的。”江云间眨眼,凑上去亲了亲他的下巴,“想多跟您在一块。”

    “我们八天没见面了,就……每晚都想您。”

    “您碰碰我吗?”

    很久之前,程鹏就计划过让江云间改口。

    都是恋人了,还整天您您您的,算什么事。

    但每次话到嘴边,就被他收回去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变态,他喜欢听程鹏叫他“您”。

    譬如在片场角落,在电话那头,紧张又小声的“我想您了”。

    又譬如此时。

    刚结束一次,江云间抱着他的脖颈问:“您舒服吗?”

    程鹏手掌心放在他后脑勺上,笑问:“和喜欢的人做,当然舒服。”

    天天变着法撩拨他的人,光是听见这句话就脸红了。

    江云间刚要说什么,地上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铃声。

    程鹏捡起手机,看刚收到的消息。

    【这个春节,我能去拜年吗?就当是朋友关系也好,拜托了。】

    江云间不小心看见了,身子一僵。

    虽然没有备注,但他一眼能猜到是谁。

    那种背脊发麻的感觉又来了,他稍稍往旁边退了退,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程鹏。

    谁知他还没来得及挪远,就被一只大手捞了回来。

    “跑什么?”程鹏把手机丢到一边。

    江云间问:“您不回复吗?”

    “没什么好回的。”程鹏挑眉,“我在你这儿就这么渣?”

    “不是……”

    是他自己没有信心。

    他不知道程鹏喜欢前任哪一点,也不知道时至今日,是不是依然喜欢。

    程鹏猜得到他在想什么,实际上这个问题,岳文文也问过他。

    他当时回想了一下,自己最初看上的,应该是陈安的单纯,在一众少爷中尤其突兀,尤其陈安当时手上还拎着一个背包,里头放着他刚换下来的校服。

    程鹏生活的圈子有些复杂,能遇到个简单的人不容易,他把陈安从那领走后,对方还磕磕巴巴的问他,能不能等自己写完作业再做别的。

    新奇感,夹杂着一些喜欢,他便把人留在了身边。

    事实证明,他走了眼,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我确实对他认真过。”程鹏收回思绪,开口道。

    江云间表情一滞,挤出声音:“……我知道。”

    程鹏接着说:“但那是过去,两年前就结束了,以后也不会再开始,没有牵挂,也没有旧情。在你跟我分手之前,我不会多看一眼别人。”

    “我不跟您提分手。”江云间急道,“永远都不会。”

    程鹏失笑,曲起指头轻刮他的脸:“别这么肯定,万一你遇到更喜欢的呢?”

    “不会遇到更喜欢的了。”江云间笃定道。

    程鹏看了他良久。

    曾经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能这么绝情,之前开玩笑说要带去领证的人,说分就分了,连句道别都没留。

    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是喜欢还不够。

    他试想了一下,如果哪天,江云间也背叛了他。

    他眼神阴暗了一瞬,很快消失。

    他低头,打趣着问:“会不会觉得自己亏了?”

    江云间愣了愣:“什么亏了?”

    “只跟我一个人谈过恋爱,亏不亏?”

    “怎么会。”江云间喟叹,“跟您……是我中彩票了。”

    程鹏隐隐能感觉到,江云间对他有执念。

    这份感情不知道从何时起,又从何处来,他沉浸其中,无比享受,想给他无数倍的回馈。

    ——

    午夜,江云间突然惊醒。

    他做了个噩梦。

    梦见他被程鹏赶出了酒店房间,他们的关系没有再次开始,他也没有和程鹏在一起。

    这梦太吓人,他一时间没法再睡下去。他转身看了枕边人良久,然后轻轻从床上起来。

    今天送来的玫瑰被立在客厅茶几上,他们忙着接触,深入,没人有时间管这束花。

    江云间从橱柜里找出一个空着的花瓶,洗净之后,把香槟玫瑰一支支放进去。

    他没养过花,插花什么的更不会,只是玫瑰颜值高,他随便放一放都特别好看。

    今天去的那家花店布置得非常精致,就连写花语的小卡片上,都印着相应的花朵图案。

    香槟玫瑰的花语卡上写着。

    “爱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想念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

    博镇曾经劝过他很多次,说得最频繁的就是那句“不值得”。

    江云间却不觉得。

    就算程鹏没有看向他,他们最后没走到一起,他一路回顾过来,都觉得这份感情是甜的。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感谢陪伴,有缘我们下本再见,下本写键盘网游文,网骗梗/变声器警告/直掰弯,感兴趣的宝贝可以点开我的专栏点个收藏,文名是《网恋欺诈指南》。

    全订的读者希望能帮忙打个完结评分,感谢。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