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7章 被吓坏的刘璋

    太史慈表情一怔,双眉绷紧,表现出一副紧张的样子。

    坏了,连太史慈都如此紧张,这次真是危险了。

    刘璋本就胆怯,若不是太史慈在他早就跑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耳边传来了太史慈的声音。

    “公子,虎为何物?”

    “???”

    刘璋睁大了眼睛看着太史慈,心中忍不住吐槽。

    原来你是不知道是什么,害得我这么紧张!

    刘璋的表情让太史慈非常尴尬,只能轻咳一声。

    “咳咳,公子?”

    “啊?啊!”

    “虎又称作大虫。”

    太史慈点点头,恍然大悟。

    “哦!原来如此!”

    “我只是听说过,却从没有见过。”

    刘璋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种猛兽哪能随处可见!

    “这种动物喜怒无常,而且经常吃人。”

    刘璋忽然脑袋一热,向太史慈问道:

    “子义可敢与我为民除害!”

    如果是刘璋自己,断不敢如此嚣张。

    如今太史慈在身边,又是神射手,至少安全不成问题。

    刘璋两世为人,却从未杀生,也想借此机会试炼一下。

    单人徒手打死老虎的人也是有过记载的!

    “愿随公子前往!”

    太史慈全然不惧,一口答应下来。

    即便刘璋不说,依太史慈的性格也要请命前去为民除害了。

    此时马已经被惊到了,如果再看到老虎,保不齐会出什么乱子。

    两人只能把马匹拴好,步行前去。

    随着距离的靠近,声音逐渐清晰起来。

    刘璋紧紧握住手上的长剑,手心已经被汗水浸湿。

    太史慈也是一脸的凝重之色,毕竟从未见过这等野兽。

    终于,二人看到了不远处的猛虎。

    这虎身长九尺有余,全身黑黄相间,四肢极其粗壮。

    硕大的头颅上印出一个明显的王字。

    两只眼睛冒着绿光,嘴巴大张,露出尖锐的牙齿。

    “吼,吼,吼!”

    刘璋看着近在咫尺的老虎,瞬间恐惧感袭来。

    只觉得浑身冷汗直冒,腿也不听使唤,只能在原地打颤,不能移动半步。

    太史慈见刘璋如此害怕,把手放在他的肩膀,小声劝慰。

    “公子宽心,有我在,定不让公子受到伤害!”

    刘璋暗怪自己软弱无能,居然被吓成这样。

    太丢脸了,刘璋不禁脸上一红。

    猛地一咬舌尖,疼痛刺激了大脑,身体又恢复了行动。

    刘璋的目光不停在猛虎身上扫过,最终停留在猛虎的腹部。

    这虎的肚子正在不断地滴血,伤口处还有一兵器!

    怪不得一直在吼叫,原来是受伤了。

    “子义,这只老虎现在有伤在身,可以用箭射它”

    “诺。”

    太史慈把长枪放在地上,小心的拿过弓箭。

    深吸一口气,三石强弓被瞬间拉满。

    随后只听叮的一声,箭已穿过老虎的脖子。

    “子义神射!”

    刘璋兴奋的大喊大叫!

    看着太史慈手中还在微微抖动弓弦,刘璋暗自佩服。

    这是真正的三石强弓,以刘璋的臂力,根本拉不开。

    二人又是观察一番,见老虎已经站不起来,才走了过去。

    “此小戟已深入腹内。应该是已经有人和它争斗了。”

    刘璋顺着太史慈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个小戟状的兵器。

    这件兵器感觉有些熟悉啊,难道是。。。

    就在刘璋还在走神之际,传来太史慈的喊声。

    “公子,赶快杀了它,以后就不会害怕了。”

    刘璋向太史慈点了点头,举起手中长剑。

    躺在地上喘息的猛虎,用绿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刘璋又害怕的颤抖起来。

    “公子快动手。”

    太史慈见刘璋被吓住,连忙大喊一声。

    我真是软弱无能,连将死的恶虎都不敢杀,以后如何带领将士冲锋陷阵?

    刘璋闭着眼睛一咬牙,长剑猛地向下刺去,直接插入猛虎的心脏。

    老虎怒吼一声,然后呜呜的猛吸几口,便一命呜呼,不再动弹。

    刘璋感觉浑身力气被掏空一般,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公子,做的不错!”

    太史慈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刘璋,顺便夸了一句。

    看着被自己杀掉的猛虎,刘璋仍然心有余悸。

    两世为人,从未杀生啊。前世甚至连杀鸡都不敢!

    对于二十一世纪的青年来说,杀生实在太过畏惧。而且是难得一见的猛虎!

    刘璋深吸几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方才多谢子义了!”

    太史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注意力集中在那只小戟上。

    “子义认识此物?”

    刘璋看向太史慈的目光,以为他认识此物。

    “不曾认识,只是此物飞掷而出,力量与手段肯定极为高明!”

    太史慈摇了摇头,十分敬佩的说道:

    “我虽能开三石之弓,却没有这种手段。”

    那必是此人了,刘璋在心中微微一喜。

    不过又担心起来,虎在这,人在哪呢?莫不是已经葬身于虎口?

    刚要询问太史慈,只见从侧边跳出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