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8章 太史慈的死斗

    刘璋放眼望去,只见此人犹如小山一般。

    身高九尺有余,面目狰狞,披头散发,脸如黑炭,阔口圆睛,膀阔三停,虎背熊腰。

    手里拿着一支已经生锈的大戟。

    再仔细看去,全身衣服严重破损,健硕的肌肉若隐若现。

    只是浑身上下全是血渍,不知是受伤还是他人之血。

    “这大虫是你们杀的?”

    这人走到近前,看着贯穿脖子的弓箭,开口发问。

    刘璋被吓了一跳,此人声大如雷,离得太近,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太史慈手握长枪,把刘璋挡在身后。

    “是我们所杀!”

    太史慈自负勇武过人,也不得不重视眼前的壮汉。

    这人长的实在太过惊人,完全不像正常的人类!

    “你可是典韦?”

    正当太史慈高度集中之时,身后的刘璋却有些兴奋的声音。

    “哦?你认识我?”

    典韦撇了一眼刘璋,看着衣着不凡的二人微微皱眉。

    “你们从何处而来,又是何人啊?”

    典韦的大嗓门让太史慈心中大怒,也扯着嗓子回应。

    “我等从几吾而来,此乃当朝宗正刘大人的公子。。。”

    刘璋赶忙拉住太史慈,示意他别说话,可还是晚了一步。

    太史慈话还没说完,典韦顿时勃然大怒。

    “尔等狗官,竟敢追到这来。受死吧!”

    说罢举起大戟,朝太史慈砍来。

    坏了,肯定是误会,典韦以为我们是抓他来的。

    刘璋心中大急,赶紧大声的解释。

    “典壮士且慢动手!”

    “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抓你的。”

    “你们这些狗官,素无信义!”

    典韦根本不信,大戟已经砸向了太史慈。

    咚的一声巨响。

    大戟砸在了地上,把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太史慈闪身躲过,看着地上的小坑,心中大惊。

    若是没躲开这一戟,怕是有死无生了!

    这厮真的动了杀心,我不能坐以待毙!

    挺枪直指典韦,大声骂道:

    “你这厮好不讲道理”

    典韦冷笑一声,目光中透着狠辣。

    “与尔等狗官有何道理可言!”

    说罢又举着大戟冲了上来。

    “受死吧!”

    “怕你不成!”

    见言语已经解释不通,太史慈只能迎战。

    当!当!当!当!

    空气中不断传来兵器的相交声。

    二人招招凶险,处处攻向对手要害!

    尤其是典韦,每一击都想结果太史慈的性命!

    数十回合,双方短暂分开,互相对视。

    典韦双眼微眯,已经甚至太史慈并非等闲之辈,心中不敢再轻视半分。

    太史慈的双手不停地握紧松开,脸色更加凝重。

    这厮力气也太大了吧!不能再与之硬碰了!

    太史慈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惊叹。

    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发麻了,若在是硬拼,死的肯定是自己。

    随着典韦的一声怒吼,两人又战在了一起。

    典韦没有什么招式,只是抡起大戟,砸向太史慈。

    他知道,只要砸中一戟,就能解决眼前之人。

    太史慈身型左闪右躲,不再硬碰,偶尔闪过几朵枪花,还击中过典韦一次。

    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斗了五十余合。

    典韦开始着急起来,他本就有伤,如此拖下去,只怕凶多吉少。

    横扫一戟,趁太史慈闪躲之际,从怀中掏出一物,射向太史慈。

    “休要暗器伤人!”

    刘璋一直盯着战场,见典韦把手伸入怀中,就直接大喊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刘璋喊得同时,小戟已经掷出。

    太史慈听到刘璋喊声,本能的后仰躲避,却不料后仰幅度过大,直接摔在了地上。

    典韦见状大喜,连忙举起大戟,目光凶狠的砸向太史慈。

    “没想到我今日竟死于此地!”

    太史慈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休伤子义!”

    刘璋看太史慈摔倒,心中大急。

    他也顾不得许多,举着长剑向典韦冲来。

    刘璋助跑一段,直接飞身跳起,用尽全身的力量砍向典韦。

    典韦不敢以命换命,大戟转向,怒吼着砍向刘璋。

    “某先结果了你!”

    “啊!”

    刘璋绷紧神经,怒吼着迎向典韦的大戟。

    叮!一声巨响传来。

    典韦被刘璋击退三步,左手死死抓住颤抖的右手,眼中一脸惊愕之色。

    再看刘璋,长剑直接被典韦砍断,人也倒飞出去。

    直接撞在一颗树上,随后摔倒在地生死不知!

    “公子!”

    太史慈大喊一声,心中大急。

    典韦的力气他是十分清楚的,这一下怕是难活了!

    想到母亲临别时的叮嘱,太史慈顿时红了眼,目眦欲裂的等着典韦。

    “贼子!拿命来!”

    太史慈拿起长枪就冲向典韦,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看着已经发疯的太史慈,典韦心中涌上一丝惧意。

    刚才一击看似刘璋完败,实则典韦也是受伤不轻了。

    刘璋武艺虽差,但常年健身力气极大!

    全力一击令典韦手臂的发麻无力,酸痛无比。

    典韦越战越惊,眼前之人已是搏命的打法,招招攻向要害。

    现在的典韦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估计今天要交代在这了。。。

    典韦心中悲凉起来。

    他先是与猛虎缠斗,随后又与太史慈交手数十合,早已到了极限。

    刘璋的全力一击让强弩之末的他更是雪上加霜。

    又过了三十余合,典韦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手中大戟已经挥舞不动,变得十分沉重。

    太史慈抓住机会,枪头一转,直接挑飞了典韦的兵器。

    随后飞身一脚,把典韦踹在地上,手腕翻转,长枪直插典韦心脏。

    典韦看着近在眼前的枪尖,不禁闭上了双眼。

    心中只有两个字。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