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死角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016合作 二

    嗒嗒嗒...

    站在原地停顿了下,李程颐听到拐弯处不断逼近的枪声,和急促脚步声。

    他知道留给自己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赌一把!’

    他咬牙,快步朝着缝隙冲去。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快要枯竭的体力上,不如试试这个突然出现的夹缝。

    在这个一成不变的地下车库里,这条突然出现的夹缝,很可能就是唯一能够离开的变数。

    砰。

    正当他快要冲进去缝隙,忽然一点火花在夹缝边墙上炸开。

    “站住!”刚刚那个持枪男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果然....果然出现了!哈哈哈!”他从拐弯处疾冲过来,朝着李程颐飞速靠近。

    显然,他似乎早就知道会出现夹缝,还不知道怎么追了上来。

    “你!”男子边跑边持枪瞄准着李程颐。“过去把那怪物引开!”

    此时李程颐才看到,男子身后同样追上来的巨大人脸。

    那两米高的黑白人脸,正漂浮在半空中,神色木然,嘴角逸散出黑气,速度甚至比男子还要快上一点。

    两者相距十来米,这点距离随着时间推移,正一点点的缩短。

    而孟冬冬那女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

    被枪口瞄准,李程颐浑身一僵,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夹缝,一动也不敢动。

    是拼一把冲进去,还是留在原地,利用沉醉之手和怪物人脸周旋?

    噔噔噔的脚步声飞速靠近。

    持枪男子和人脸也在飞快接近。

    李程颐僵在原地,脑海飞快闪烁出各种念头。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放慢脚步。

    他额头有大量汗珠渗出,亮晶晶的汗水反射车库里冷白的光,往下一粒粒流淌。

    有的划过鼻梁,有的流进眼睛。

    但他一眨也不敢眨,或者说已经忘记眨眼。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李程颐看着不断靠近的持枪男子和巨大人脸,脑子里一片沸腾。

    终于。

    男子马上就要跑到夹缝前,枪口对着李程颐。

    “引开它!快!!”

    他怒吼,张大的嘴巴里甚至还能看到发黄带着烟熏的牙齿。

    声音仿佛从远处时隐时现飘来。

    ‘现在死,还是等会可能会死?’

    李程颐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啊!!”

    他咬紧牙,发出一声只有自己能听到的低吼。

    血管仿佛炸开,双眼泛红。

    李程颐猛然转身,全速冲向那巨大人脸怪物。

    嗤。

    刹那间,他和持枪男子擦身而过的一瞬。

    手在对方胳膊外,轻轻一擦。

    然后毫不停留,对着右侧墙壁便是一按。

    噗。

    花语能力发动!

    恶之花·沉醉之手!!

    一股无形的联系瞬间将人和墙壁连在一起。

    男子惨叫一声,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外力拉动,紧贴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手枪脱手掉下,砸落地面。

    李程颐急速转身冲向夹缝,头也不回。

    咔嚓!

    一片猩红血点从后方飞溅撒开,将他身后地面白墙染成鲜红。

    紧接着,便是一阵细碎的咀嚼声,伴随着骨头被嚼烂的脆响。

    李程颐此时全身近乎虚脱,体力透支到极致,但脑海却从未有过的冷静。

    他走在夹缝里,侧身回头。

    夹缝外,巨大的黑白人脸,正提起一只壮硕的人腿,往嘴里塞去。

    血顺着人腿断口处喷涌而出,撒了一地。

    伴随着人脸刺耳的咀嚼声,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慢慢模糊,淡化。

    黑暗渐渐笼罩视野。

    一种深沉的困乏和眩晕,瞬间涌上双眼。

    他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目。

    不多时,刺耳声音飞快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细微的风吹拂耳边,发出呼响。

    那风中夹杂着花香,夹杂着青草的气息。

    嗤。

    李程颐再度睁眼。

    他正站在小公园跑道正中,怔怔的发呆,不知道站了多久。

    出来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事实,没有让他心头多出哪怕一丝的轻松。

    站在原地,他一动不动,低头,双眼瞳孔微微扩散,仿佛呆住了。

    黑暗中,一阵微风吹拂,带起他黑色发梢朝左飘动。

    发丝间,一双残留着点点血色的双眼,反射着周围昏暗的灯光。

    ‘真的,出来了....’

    李程颐抬起双手,默默蹲下,捂住脸。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他只知道自己很累,很累。

    而且。

    有些东西,似乎从他刚刚转身,决定用出花语能力的瞬间,便彻底不一样了。

    啪嗒。

    阴暗的月光下,一双棕黑色的高帮男式皮靴,静静走到他身前。

    靴子外侧有着两个竖排的银色金属扣,脚背处光洁如镜,隐隐映照出李程颐此时的扭曲身影。

    “看来你很幸运。”

    阴暗中,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

    紧接着是打火机点燃香烟,一点红色迅速亮起,细长的烟气随风散开。

    “虽然只是暂时。”

    李程颐默默松开手,缓缓抬头,双眼眼角又开始流血了。

    两道血痕顺着脸侧流淌下来,画出两条红线。

    他认出了对方,就是那个在咖啡厅门前和他说话的中年男人。

    “还没结束么?”他问,声音带着自己也没察觉的压抑低沉。

    “当然。或许永远也不会结束。”男子回答,轻轻吸了口烟,“本来我对你是没抱希望,没想到找到的几个人选里,活下来的就只有你。”

    他吐出烟气,随手扔掉烟头,一脚踩灭。

    然后低头看着此时的李程颐。

    “一个月两万,包吃包住,周末双休,工作时间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薪水日结。”

    他伸出手,摊开。

    “做我助理,来么?”

    “.....”李程颐呆了呆,刚才的安静让他多少恢复了点体力。

    此时看着那只朝他摊开的手。

    黑风衣袖口伸出的手掌,皮肤淡黄,松弛,苍老,黯淡无光。

    指甲修剪得异常整齐,食指和中指中段有着细微的烟熏黄。

    靠近了还能闻到淡淡烟味,辛辣且刺鼻。

    李程颐上辈子不抽烟,这辈子也一样。

    但此时此刻,这一丝难闻的烟味,却让他莫名的感觉身体安宁下来。

    “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没关系,该说的我都会给你说清楚。第一次成功脱离,你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休息。”男子回答。

    “另外,死角的资料,伱在外网是不可能找到的。”他莫名的笑了笑。“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么?”

    接下来的话他没说,但李程颐瞬间反应过来。

    网络,是会留下痕迹的。

    “别担心。”男子道,“你的痕迹,我的人帮你处理干净了。除了我,大概不会有其他人能这么快找到你。”

    “也就是说,除了你,我别无选择?”李程颐问。

    “每年可能死于死角的人,单单我们国家,就有至少五千。你不是独一无二,年轻人。”男子笑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自己闷头去闯,去享受这最后两个月的生活。也可以报警寻找国家部门帮助。这些都是你的自由。”

    李程颐沉默了。

    他努力站起身,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是九点十五。

    他准备的所有物资全部都不见了,全留在了死角里。

    “希望你没有骗我。”他终于伸出手,一把拍在男子手上。要想尽快了解死角,眼前这人无疑是个捷径。

    “我叫程意。”

    “辛德拉。”男子笑道,“你可以叫我辛德拉。李程颐小朋友。”

    “走吧,现在先给你处理下伤势,再拖下去,你眼睛视力受损就麻烦了。顺带也给你看看你感兴趣的东西。”

    他松开手,转身朝着小公园外走去。

    李程颐吐了口气,垂下手,往前迈步,慢慢跟了上去。

    公园门口,路边,正停着一辆黑色城市越野。

    汽车车身仿佛用纸折的一般,棱角分明。两个三角眼车灯放出明亮的白色光柱,打在地面。

    前车盖上还竖着一道三角形银色标志,标记后方印着:雾旗,两个银字。

    男子走到后车厢处,打开后备箱,取出一个金属急救盒,从中拿了处理伤口的东西出来。

    转过身,他动作迅速的给李程颐处理了下双眼的裂口。

    然后转身又去后备箱翻了翻,很快,他手里多出一些看起来像是化妆笔的东西。

    “需要遮掩下么?”他问。

    “有用?”李程颐对此并不信任。

    “很有用。给你伪装下,免得家里人担心。”辛德拉点头。

    “那就试试吧。”李程颐点头。

    “闭眼。”辛德拉道。

    李程颐闻言闭目,然后很快便感觉一些冰冰凉凉的东西在脸上擦来擦去,似乎是在涂抹什么。

    很快,约莫几分钟后。

    “好了。”辛德拉收手,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和没受伤时一样。

    “短短三分钟,容光焕发,重新变成精神小伙。”他满意道。

    “....”李程颐无言以对,睁眼拿出手机,调出自拍模式。

    夜拍模式下,手机屏幕里的自己,果然脸上一点也看不到任何伤口,而且眼角裂口处还凉丝丝的,很是舒服。

    “化妆品都是有药用功效,可以加速伤口恢复,特制的,外面可买不到。”辛德拉在一旁解释。

    “好吧。现在呢?资料可以给我了么?死角的。”李程颐平静道。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回去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恢复精神之后,再做其他事。”辛德拉道。“另外,你觉得手机很安全?”

    “全纸质?”

    “当然。”辛德拉顿了下,“不是。”他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李程颐。

    “你知道资料有多少么?全纸质我去哪找地方放?独立存储器。K盘知道么?”

    “好吧,明天见。”李程颐转身便走。

    “联系方式不要?”辛德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等你电话。”李程颐没有回头,既然对方连他真名都查到了,一个手机信息还查不到?

    身后没有回音,他也懒得去看,此时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便是回到家,回房间,倒头就睡。

    然后起来第一时间修复花鳞衣!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